首页  »  家庭乱伦  »  [镜花迷春录](第一部)(09)作者:匪夷所著
[镜花迷春录](第一部)(09)作者:匪夷所著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1505
 

              第九章生日礼物
 
  开学后的第一个礼拜天,恰逢天宇十七周岁生日,举家上下都兴奋不已,一 致表示要好好庆祝一下,当然,少不了送上各自精心准备的礼物。
 
  凯瑟琳送给天宇一块卡西欧手表,大姑姑丛珊送了一条古驰皮腰带,二姑姑 丛兰送了一个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 )钥匙扣,三姑姑丛莲送了一辆
 雷克斯山地自行车,小姑姑丛萱送了一套全球限量版的瑞士军刀,伯母萧若霜送 了一支派克纯黑金夹墨水笔,婶婶夏玉瑶送了一瓶范思哲男士香水……外婆柳慕 青则与他人不同,悄悄送了两瓶「美康立健硒金牡蛎片」,天宇自然心领神会。 
  其他小姐妹也都准备了小饰品、小玩具之类的礼物,无需累述。天宇看着一 件件精致的、形式各样的礼物,也显得异常兴奋,继而竟有了一种唯我独尊的自 豪感。
 
  丽蓉提前一天派人订制了蛋糕,并吩咐厨房,晚宴按天宇的喜好准备的格外 丰盛一些。
 
  看着妈妈高兴忙碌的模样,天宇突然想起来,「妈,大家都送东西给我,怎 么不见你的礼物呢?」
 
  丽蓉看看四下里无人,冲着天宇神秘的一笑,然后附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妈妈当然也有礼物送你了,只不过和她们的不一样嘛……」
 
  「妈,你快说,是什么?」
 
  丽蓉莞尔一笑道:「到我房间来,妈悄悄告诉你。」
 
  二人进入房间,回身将门关闭,天宇一把便抱住了丽蓉,在她性感的红唇上 连亲了几口,然后双手上下齐攻,揉摸着她丰满的乳房和浑圆的大屁股。丽蓉嘴 里哼哧哼哧喘息着,尽情享受了一会儿,随即推开了他,「大白天的,小心让人 看见,乖乖坐下,听妈妈说……」
 
  「妈,我已经知道你的礼物是什么了!放心吧,晚上我一定攒足力气,要你 乐到天上去!」天宇嬉皮笑脸的说道。
 
  丽蓉啐了一口,「臭小子,胡说什么,一说话就扯到这上面,妈妈有那么贪 心吗……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而是……」丽蓉故意卖着关子。
 
  「到底是什么,快说呀我的骚美亲妈!急死我了!」天宇抓住丽蓉的胳膊来 回摇晃着。
 
  「乖儿子,妈送你个大活人,怎么样?」丽蓉媚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天宇好像有点明白了。
 
  「装,继续装!臭小子,我还不知道你,哼!你忘了吗,你伯父出事的那天 早上,你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什么呢?连下面的家伙都翘起来了!睡裙里那白 生生的大腿,看的你恨不得流口水,当我不知道吗?」
 
  「妈,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让我和伯母……这就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吗?」 天宇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是啊,这就是妈妈送给你的生日大礼,怎么,不喜欢吗?要不喜欢就当我 没说!」
 
  「喜欢喜欢,太喜欢了!谢谢老妈!」说着,捧住丽蓉的脸蛋左右各亲了一 口,接着说道:「……不过,伯母愿意吗?如何下手呢?再说,伯父刚刚过世不 久,是不是有点太……太那个了……」说着,天宇面露为难之色。
 
  「什么这个那个的,小混球,装什么假慈悲呀!你爸爸才死几天,你不是照 样把鸡巴捅到妈屄里了?」丽蓉一脸的不屑:「放心吧,没把握的话我也不会让 你这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段时间你伯母晚上一直住咱们家,什么话都跟我 说了!她说,自从那个叫赵涟漪的小狐狸精缠住你伯父后,快一年了,她都没过 夫妻生活了,一个人寂寞的不行,有时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以前,她对你伯父 是又恨又怕,他经常在外沾花惹草,而她只能可怜的独守空房。现在,你伯父去 世了,她也彻底自由了,做梦都想好好享受一下正常女人的生活,可是苦于没有 合适人选,这种事又难以启齿,只能干忍着。
 
  还有呢,有一回说起你的时候,我说外边好多漂亮女孩儿都挺喜欢你的,可 你就是不理人家,说外边的女孩儿都没有家里的女人漂亮,当时,我故意半开玩 笑的逗她说,你侄子小宇说了,『伯母长得可真性感、真漂亮,好有气质,可惜 自己没早生几十年,要不然非和伯父竞争不可……』!当时,我看见她的脸红扑 扑的,扭扭捏捏的样子,嘴里说着『小宇真是个好孩子,长得高大健壮、英俊漂 亮,还很懂事,我是老喽,不知哪个有福气的将来会嫁给小宇啊!』当时,看着 她假惺惺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就知道,她心里对你也蛮有点意思,只要再稍用点 手段,保证水到渠成!怎么样坏小子,这回放心了吧!……哎呦,我这可是助纣 为虐呀!「
 
  「我的亲妈,怎么是助纣为虐呢,应该是雪中送炭才对!」天宇兴奋的样子 无法掩饰。
 
  「得了吧你,还雪中送炭呢,」丽蓉一哂,说道:「怎么,一个亲妈,外加 一个亲外婆,还有你的大姑姑,还不够你消受的?别太贪了,小心身体要紧,记 着妈的话,有本钱也得省着点花!」
 
  「对对对,妈妈说的对,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天宇忙纠正着。 
  「锦上添花?你的意思我们三个都是陪衬,只有你伯母是花?……你这没良 心的狼崽子!」
 
  天宇脸一下红了,面露尴尬之色,「不是不是……我的亲妈哟,瞧你,不光 床上功夫厉害,嘴也不饶人,怪不得外婆说她有点怕你,我不过随口一说,你就 吃醋了,其实我最爱的是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看着儿子被自己戏弄的窘态,丽蓉感觉十分惬意,不由得淫兮兮说道:「宝 贝儿,你刚才说妈妈嘴厉害,哪张嘴呀?是上面这张,还是……」说着,用手指 了指自己下面,「还是这张呢?」
 
  天宇「嗷」的一声便扑了过来,嘴里叫喊着:「骚妈妈……大浪屄……就知 道勾引自己的亲儿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猛地将丽蓉摁趴在沙发上, 迅速撩起她的长裙,一把将里面的粉色蕾丝内裤扯了下来,晃动早已粗大硬挺的 肉棒,朝着肥臀间的肉沟沟儿便刺了进去,「扑哧」一声,肉棒整根插入,顿时 淫水四溅。
 
  他一边大力抽插着,一边说道:「骚屄妈妈,原来你下面早就流水了,怪不 得插的这么顺畅,我肏……肏……肏烂你的小浪穴!」说着话,挥手「啪啪」在 丽蓉雪白的大屁股上打了两掌。
 
  「……肏吧……使劲肏吧……我的大鸡巴哥哥乖儿子……啊……啊……大龟 头又进子宫里了……哎哟……爽死了!大家快……快来看呐……儿子日亲妈了… …!」丽蓉肆无忌惮、毫无廉耻的淫叫着,一边拼命将肥臀向后耸动着。
 
  母子二人正在得趣,忽听「砰砰砰」有人敲门,二人一下停止了动作,对视 了一眼,只听丽蓉颤声问道:「……谁呀?」
 
  「是我,舅妈,凝儿!」
 
  母子二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丽蓉眼神示意着,并用手指了指卧室,天宇点头,闪身躲了进去,将门关闭。 
  门开了,一个清秀苗条、温婉如玉的女孩儿站在门口。
 
  「噢,是凝儿呀,你怎么来了,不住校了吗?」丽蓉问道。
 
  「舅妈,你可真是的,你忘了,今天不是小宇哥哥的生日么!不光我回来了, 青青、芷灵,还有杰西卡和阿曼达,都回来了——咦?舅妈,你怎么了,脸咋这 么红啊?」
 
  丽蓉心里一慌,连忙解释道:「没……没什么,刚才有点不大舒服,睡了一 小会儿。」
 
  「噢,是这样——对了舅妈,小宇哥哥呢,我们找了他一圈也没找到。」 
  「他他……噢,好像是去西边的马场了吧,估计快回来了。」
 
  待秦凝儿走后,丽蓉将外间门关闭,返身回来,天宇也从里间卧室走了出来。 
  「怎么样妈妈,凝儿妹妹没发现什么吧?」
 
  「还说呢,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啊,大白天的,太冒险了——快看看,妈妈的 脸真的很红吗?」
 
  天宇凑到跟前看了看,「嗯,是有点红,谁让你刚才那么兴奋的,还赖我, 要不是你放浪不羁的勾引我,我能那么急吗?」说着,伸手在丽蓉高耸的乳房上 摸了一把,丽蓉挥手轻轻打了他一下,「坏胚子,别再胡闹了,你的小姐妹们都 回来了,赶紧去吧!」
 
  「哎?对了妈妈,晚上的事怎么办,你不是说……?」
 
  「傻小子,每次都要妈妈帮你,就不会自己想想办法吗?」
 
  「哎呀我的好妈妈,你就帮我出个主意呗,谁叫我没你聪明呢!」天宇哀求 着。
 
  「好了好了,妈就再帮你一次,咱们这么办……」说着,丽蓉附在天宇耳边, 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天宇说道:「妈,还是老套路嘛,就没有别的妙计了吗?」
 
  「行了吧,甭管老套不老套,有用就行!」丽蓉说道。
 
  晚上七时整,二楼大客厅里灯火辉煌,生日宴会正式开始,场面之奢华、酒 肴之精致自不必说。大家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天宇坐在了主席,左右有丽蓉和凯瑟 琳相配,其他人则随意的围坐成一圈。
 
  丛珊首先站了起来,「大家举杯吧,先恭贺我们的小寿星小宇,十七岁华诞, 生日快乐!」其他人纷纷站了起来,举起杯子,脸上洋溢着微笑都看着天宇。 
  天宇也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兴奋的喜悦之情,说道:「谢谢谢谢!谢谢大 家!」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光谢谢就行了?今天你是主角,就不说点什么吗?」婶婶夏玉瑶笑呵呵说 道。
 
  天宇脸一下子红了,挠着头说道「我……我该说点什么呢……?」想了一下 说道:「这样吧,借我的生日宴会,我祝妈妈、玉蓉妈妈、伯母、大姑姑、婶婶, 还有外婆,青春永驻、笑口常开、身体健康!……祝各位姐妹们永远美丽、人见 人爱、冰雪聪明!最后——祝咱们盖家飞黄腾达、蒸蒸日上!」
 
  顿时,众人都笑了,一片啧啧称赞之声。
 
  伯母萧若霜乐不可支的指着天宇,对丽蓉说道:「丽蓉,看你生的好儿子, 嘴好甜啊,说起话来还一套一套的!」又看着天宇说道:「来小宇,伯母和你碰 一个!好小子,刚才说得真好,大家伙儿没白疼你!」
 
  天宇含情脉脉的看着萧若霜,意味深长的说道:「放心伯母,小宇以后也会 好好疼你的!」说得萧若霜脸微微一红,丽蓉在一旁看在眼里,冲着天宇挤了挤 眼睛。
 
  天宇刚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发现,侧对面坐着的堂妹芷灵,正痴痴望着他, 脸上满是暧昧的笑意。他不禁一愣,心中暗自纳闷:这小机灵鬼,什么意思? 
  宴会在阵阵欢声笑语中进行着。丽蓉和天宇心怀鬼胎,不断找理由向萧若霜 敬酒,奇怪的是,连外婆柳慕青也频频跟萧若霜碰杯。
 
  天宇趁没人注意时偷偷瞅了一眼外婆,恰柳慕青正好看过来,两人相视一笑, 柳慕青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哇!不会吧,难道外婆也看出什么门道了吗?天宇心中暗道。
 
  宴会终于结束了,众人纷纷回房休息。萧若霜今晚有点喝多了,一副醉醺醺 的样子,被丽蓉和夏玉瑶搀扶着,走进百合居(注:丛兰、丛莲、丛萱因各自工 作等原因,均未回来给天宇庆祝生日,故二楼的几套客房空了出来)。侍候着她 躺着床上,二人才离去。
 
  没过多久,丽蓉又返了回来,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走到床前,柔声问道: 「大嫂,口渴吗,喝点水再睡吧!」
 
  萧若霜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子说道:「丽蓉,别忙活了,我没事,你去休息 吧!」
 
  丽蓉拿起一个杯子,走到外间客厅,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瓶盖打开,滴了一 滴,然后续上水,端着杯子又返回卧室,扶着萧若霜坐起来,把杯子递到她的手 中。
 
  看着萧若霜喝了一口,丽蓉暗暗松了一口气,两人又说了几句话,丽蓉遂撤 身离去,临走时,特意将门轻轻虚掩住。
 
  走进三楼天宇的房间,丽蓉神秘的一笑,轻声说道:「准备工作做完了,看 你的了,我的小色狼!」
 
  天宇心里一阵激动,捧住丽蓉的脸蛋使劲亲了一口,「谢谢妈妈了!」说着 转身欲走。
 
  「哎……!别急呀,等药效发作了再去!还有,你冒冒失失的进入伯母的房 间,总要找个理由的。」
 
  「还是妈妈老谋深算!那我就等一会儿再去。」说着,他坐到了沙发上,一 把将丽蓉拽了过来,搂在怀里,「好妈妈,闲着也是闲着,来,让你的小哥哥摸 一会儿!」说罢,手伸进丽蓉的蚕丝短袖T 恤衫内,抓住两只柔软丰满的肥乳, 轻轻揉捏着,尤觉得还不过瘾,便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上摸去。
 
  丽蓉一把截住他的手,娇嗔道:「小混蛋,别得寸进尺哟,别把正事给耽误 了,再摸一会儿,摸出水儿来,小心你走不了!」天宇只得放手。
 
  正在此时,天宇忽觉有些不对劲,遂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说道: 「妈,我怎么感觉好像……门口有人!」说着话,快步走到门口,猛地一下将门 打开!
 
  门口什么也没有。
 
  他走到外边,举目观望,偌大的厅堂及弧形的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四周寂 静无声。
 
  回转身将门关闭,丽蓉紧张的问道:「刚才真的有人偷听吗?……都怪你, 进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关门!」
 
  天宇讪讪一笑:「没事,妈,别紧张,也许是我的错觉。不过……,妈你知 道吗,晚饭时,芷灵那小丫头一直偷偷观察着你、我和伯母三个,脸上的表情怪 怪的,该不会……?」
 
  「你想多了,她才多大呀,知道个屁!这么隐秘的事她都能发觉,还成精了!」 丽蓉不屑一顾的说道。
 
  「妈,你可别这么说,经过我那禽兽叔叔的事,她对男女之事早就很敏感了。」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别瞎琢磨了,火候差不多了,快去吧!这会儿 你伯母不定多难过呢,该你这『消防员』上场了!」
 
  丽蓉猜得不错,此刻萧若霜的确正处于水深火热的煎熬之中。虽然只有一滴, 而且她只喝了一小口水,但「快女露」的药效却是见血封喉般灵验。此时,她只 觉得面部发烧、浑身发烫,小腹间汩汩热流汹涌奔腾,下面小穴中如无数虫蚁叮 咬,奇痒难耐!渐渐地,酒醉的感觉似乎被另一种强烈的欲念迅速取代了。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脑海里杂乱无章的思绪一齐涌上心头:想起多年来丈夫 的所作所为,自己一个人坚忍苦熬着,即使没有结识姓赵的骚蹄子,盖连德也是 几个月也不到她床上来一次,纵然上了床也是蜻蜓点水般应付差事而已。
 
  后来那个姓赵的小狐狸精一出现,她就再也没尝过男人的滋味了……自己才 四十多岁,正是欲壑难填、饥渴难耐之时,却只能干挺着。现如今,那个可恶的 盖连德已经不在了,为什么自己还是没有办法解脱呢?……今夜也不知怎么了, 从来没有如此迫切需要男人的慰籍!也许是酒的缘故吧,真不该喝那么多的。此 刻要有条大肉棒捣几下该多好啊!就是死了也值得!
 
  正在转辗反侧之际,听到「砰砰」,有人敲门。
 
  「谁呀?」萧若霜一愣,连忙问道。
 
  「是我伯母,」说着话,天宇已闪身进了卧室。
 
  「噢,是小宇呀,天这么晚了咋还不睡呀?」萧若霜心里稍稍有一丝紧张, 不禁有些疑惑:外间门没关吗?
 
  「妈妈说,伯母今儿晚上有点喝多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 放心不下,特意来看看……伯母,你好些了吗?」天宇一边说着,一边偷偷观察 萧若霜与平时有什么不一样。
 
  「小宇,你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知道心疼伯母了,来,坐床边上,咱娘儿 俩聊几句。」
 
  天宇忍住心中的激动和渴望,顺从的坐到了萧若霜旁边。
 
  「……咦?伯母,你的脸怎么红扑扑的,是不是发烧了呀?」说着,伸手在 她的额头上摸了摸,口中自言自语道:「好像也不热啊……伯母,你是不是生病 了,你的腿好像在抖耶!」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轻触碰着萧若霜丰满的大腿。 
  此时,萧若霜体内层层热浪翻滚,已经超越了忍耐的极限,刹那间,熊熊春 情勃发,淫焰高炙!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突然一把拽住了天宇的胳膊,嘴里喃喃 说道:「小宇,伯母……好难过啊……快……帮帮我!」
 
  「怎么帮啊,我的好伯母?」天宇一边说着,一边色眯眯的望着萧若霜。 
  萧若霜红润欲滴的双唇微微开启,眼中迸射着灼人的火焰,她凝视了片刻, 猛地一下抱住了天宇,不顾一切的亲吻起来,天宇也急忙迎合上去,瞬间,四片 嘴唇黏合在一起,两条舌头抵死纠缠着、吮吸着!天宇一边亲着,一边隔着衣服 用力揉捏着萧若霜那肥硕柔软的巨乳。
 
  萧若霜喘吁吁说道:「小宇快……快……我不行了……下面……下面痒…… 痒死了……快快……!」
 
  天宇迅速站起身来,柔声说道:「伯母,把你的衣服脱了吧!」说着话,三 下五除二,便将萧若霜那件藏青色修身包臀雪纺连衣裙剥了下来,再一看,里面 穿的竟然是一件刺绣肚兜性感连体内衣,下身只是两根细细的带子绑在臀后,两 腿间只有巴掌大的一块绣布,勉强遮住了隐秘之处,却无法阻止漆黑茂盛的耻毛 向外攀爬蔓延……只看得天宇心头突突乱跳,急伸手又将那仅剩的遮拦扯掉,顿 时,一具雪白耀眼、性感无比的成熟胴体便展现在眼前。
 
  只见她乌黑浓密的长卷发散落在枕头两边,鹅蛋型的脸庞白净莹润,一双杏 核般的大眼水汪汪如秋池连波,高高的鼻梁,性感厚实的香唇,秀美紧致的脖颈, 胸前一对轮廓分明又大又圆的雪白奶子,上面镶嵌着两粒紫红色的葡萄,腰部略 粗,小腹平坦,些许有几道浅浅的妊辰纹,再往下看,小腹下部直至两腿之间, 密密麻麻遍布漆黑的阴毛,两条略显粗壮的大腿是那么白皙丰腴肉感十足……天 宇猛地一下扑了上去,低头叼住一只奶头轻轻吮吸着、啮咬着,一手抓住一只肥 乳大力揉捏着,鼻息间一股股淡淡的熟女温香阵阵袭来……「嗯……嗯嗯……啊 啊……哎哟!小宇……好孩子……别再玩了……快……快点吧……伯母要……要 疯了……!」
 
  「快点干什么?伯母,你倒是说啊……!」天宇嘴里说着,一边加紧动作着。 
  「……小……小坏蛋……我的小祖宗,就会出我的洋相,非勾着伯母说下流 话不可!……我下面流了好多水……快点用你的……你的鸡巴插……插进去吧… …!」
 
  天宇赶忙站起身来,急速将自个儿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
 
  萧若霜抬眼望去,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心里又惊又喜,没想到天宇小小年纪, 胯下的阳物竟如此威武雄壮,粗长硬挺的如冲天炮一般,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第 一次见这么大的家伙儿,积年久旷之躯,还能享受到如此异货,也不枉此生了。 
  想到这儿,她颤声说道:「……天呢!我的小宝贝儿,没想到你……你的家 伙儿竟然这么大哟……一会儿你可要慢点来,伯母可好久没做了……」
 
  天宇赤身跪伏在萧若霜两腿之间,扒开杂草丛生的阴毛,但见隐藏在草丛中 的两片大阴唇呈紫红色,显得那样宽厚肥大。他低下头去,舌尖顶入穴沟一阵舔 吸,本就溪流潺潺的骚穴更加激流泉涌,才舔了没几下,穴中突然喷出一股淫液, 直射的他满脸开花。没想到,就这么几下,伯母竟然高潮了!
 
  天宇起身扳住萧若霜的身子,将她翻转过来,看着那一对白亮浑圆的高高鼓 起的大肥臀,不由得脱口而出:「没想到,咱家女人的屁股都这么大,真是诱人 啊!」
 
  萧若霜还在享受着第一波高潮带来的美妙滋味,听了这话,不禁扭转回头问 道:「小宇,你说什么?」
 
  天宇脸一红,急忙说道:「没……没说什么,我的亲伯母、美骚娘,你等的 不就是这一刻吗,快点把屁股撅高点,我要肏你的大骚屄了!」说着话,将肉棒 对准水淋淋的浪穴,龟头在穴沟内上下拨弄几下,随即腰部猛一用力,「吱」的 一声,肉棒才进入一半,便插得萧若霜哀声连连:「停停……停……不行了…… 肉……肉棒太大了!」
 
  「那我抽出来好吗」,天宇假意说道。
 
  「别别!让大肉棒在……在小穴里先……先泡一会儿……」萧若霜急忙说道。 
  天宇没有急着再往里插,他双手抚摸着伯母光滑柔嫩的脊背,嘴里说道: 「伯母,你知道吗,咱们这样可不太正常啊。」
 
  「怎么了?」萧若霜奇怪地问道「你看,侄儿的大鸡巴都插到你的小穴里了, 你还这么矜持,我叫你伯母,你就叫我小宇的,多别扭啊!到了床上就应该彻底 放开,像动物一样,这样才能尽兴嘛!」
 
  「那你说,我的乖乖,该怎么放开呢?伯母听你的!」萧若霜轻轻晃动着肥 臀说道。
 
  「你应该叫我哥哥,大鸡巴哥哥,我叫你小骚屄,叫你若霜、霜儿妹妹…… 如何?怎么淫荡怎么来!」
 
  「不行不行……」萧若霜脸一下子红了,「太难为情了,好歹我是你的长辈, 怎么能……我叫不出口!」
 
  「既然这么说,那算了,我抽出来了,不玩了!」说着,天宇鸡巴抽动了一 下,装作试图将肉棒抽出来的样子。
 
  「……别……别别!我叫……我叫还不成么,一切都听你的,我的小冤家… …!」
 
  「那你叫一个我听听!」
 
  「小小……大鸡巴哥……哥哥……亲丈夫……妹妹的小骚穴……让你日…… 让你肏烂……!」哈哈!好,这才像话嘛!小浪屄,看哥怎么收拾你……!「说 着,腰部突然用力一挺,只听」扑哧「一声,肉棒连根插入,直达密道最深处。」 啊——!「萧若霜惊呼一声:」我的天爷呀,插的太……太深了,都插到花芯了 ……要撑裂了!哥哥的大鸡巴太厉害了……!
 
  天宇款款摆动粗壮的熊腰,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随着大鸡巴与穴中嫩肉的不断摩擦,骚屄内淫水越来越多,抽插的也愈加顺 畅。渐渐的,萧若霜只觉得小穴内瘙痒难耐,一种好久不曾有过的奇妙感觉迫使 她颤微微浪声说道:「使劲……使劲肏吧我的小老公,霜儿……霜儿妹妹的小骚 屄……好痒好痒啊……快……快……用力!」
 
  天宇一听,急忙摆正了姿势,双手扶稳她的两胯,口中说道:「我的骚屄伯 母,知道你的大骚屄饿了好久了,今儿个我一定喂饱你!」说着话,剑眉倒竖、 虎目圆睁,挺动大肉棒狂暴的狠抽猛插起来。借着大量淫水的润滑,大鸡巴如抹 了油的活塞一般,在红润稀酥的穴道内进进出出,「噗嗤噗嗤」的抽插声越来越 大,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带动着粉红的穴肉不断翻出陷入!
 
  「……哎哟妈呀,小穴要捣烂了……霜儿的骚屄快捣烂了……我爱死你了… …我的亲亲老公……我的活祖宗哟!……嘘嘘……啊……啊……妹妹的骚屄爽死 了……要飞了……啊啊……太舒服了……!」
 
  萧若霜彻底丢弃了最后一丝矜持和尊严,歇斯底里的淫叫着,不停摆动肥臀, 一前一后疯狂地迎送着,「啪啪啪啪……啪啪……!」天宇的小腹与她雪白的大 屁股不断撞击着,骚穴中淫水越流越凶,肉棒如利刃插入软烂的豆腐中一般,毫 无阻滞!
 
  「若霜……我的亲伯母……美肉娘……怎么样?侄儿的大鸡巴还……还可以 吧……比伯父的如何……骚屄浪货,回答我!」
 
  「……大鸡巴哥……哥,你的肉棒好长……好硬啊……把妹妹的魂儿都…… 都顶飞了……别……别提那个死鬼……他根本不行……差远了……鸡巴还没你的 ……你的一半大……伯母好幸运……好幸福啊!只要你不嫌弃……骚屄天天让你 日……让你肏……!我我……要死……死了……快快……啊……哎哟……不不不 ……不行了……丢了……又要丢了……啊……!」萧若霜一边肆无忌惮的浪叫着, 一边发疯似的快速向后顶着肥臀。
 
  突然间,天宇只觉得屄腔内猛地一阵收缩,穴肉紧紧箍住了肉棒,然后又一 下子放松,阴道深处大股淫水飚射而出,萧若霜身子一下子僵直,「啊」的长呼 一声,向前扑倒,瘫伏在床上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萧若霜渐渐苏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上半身四仰八叉的平躺着床 上,而天宇站在床边,将她两条肥白的长腿扛在肩头,大鸡巴插在穴中,还在一 进一出的肏着。她心中一热,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幸福和怜爱之情涌如心房,禁 不住说道:「小宇,好儿子,累不累,要不要歇歇啊!」
 
  「不累,我有的是力气,哥哥的大鸡巴操你一夜都没得问题!」天宇一边大 力抽插着一边说道。
 
  「小宇,伯母是担心你的身体……要不这样,你压伯母身上,我搂着你,咱 们慢慢肏屄,还可以说说话!」
 
  天宇顺从的将鸡巴从穴中抽出,跳上床来,俯身慢慢压到萧若霜肥白的肉身 上。
 
  「伯母,我身子太重,压你身上怕你吃不消——这样吧,你侧身躺着,我从 后边插进小穴,这样都不累,肏屄说话两不耽误,还可以顺便玩玩你的大白奶子, 嘻嘻!」
 
  「小坏蛋,就你鬼主意多,好,霜儿听你的!」
 
  两人摆好了姿势,天宇从后面将她的大屁股轻轻扒开,挺动大鸡巴便插入了 臀缝中的骚穴里。一边慢慢肏着,一边伸手穿过她的腋下,握住一只肥大的乳房 温柔的揉捏着。他一耸一耸地抽插着,口中情不自禁的说道:「嗨!这样就是好, 能紧紧挨着伯母光滑细腻的皮肤,感觉好舒服,还能说说话、玩玩丰满的大奶子, 怪不得妈妈她们也喜欢这样……」
 
  「嗯?你说什么?」萧若霜一愣。
 
  「没……没说什么……」天宇心里一慌,急忙说道。
 
  「不对!」说着话,萧若霜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臂,同时大屁股也停止了动作, 「小宇,对伯母说实话,你刚才最后一句什么意思?……还有,我想起来了,你 还说『咱们家的女人屁股都这么大』,你是不是……?!」
 
  「哎呀,算了,干脆都告诉你得了——伯母,你知道吗,我的妈妈、外婆… …还有丛珊姑姑,她们……都被我的大鸡巴肏过了……」
 
  「……什么?!」
 
  萧若霜一下子惊呆了!她一下子转过身来,眼睛紧盯着天宇:「你说你和她 们……都做过这种事了……?!」是啊,怎么了?觉得不可思议吗?「天宇一边 说着,一边轻轻抚摸着萧若霜光滑的脊背。」我的好伯母,别这么紧张好吗,瞧 你的眼神,好像看到妖怪似的!其实,这回你心里该平衡了吧!想那么多干嘛, 及时行乐要紧,快点接着来吧,你看,大鸡巴都憋得受不了了!「天宇柔声细语 的说道。
 
  萧若霜楞科科半晌无语,心里乱糟糟的:这……这不彻底乱了吗?母子、姑 侄、祖孙……还有自己,太可怕了!这要传到外面,让人怎么看我们?唉,简直 是冤孽呀!
 
  忽而又一转念:小宇说的也对,想那么多干嘛!连她们都做了,何况是我呢, 还顾忌什么呀,干脆,放开自己,得乐切乐吧!想到这儿,她脸上的表情慢慢松 弛了,转而妩媚一笑道:小宇,你说的对,不想那么多了,远水不解近渴,还是 干正事要紧!来吧,我的乖宝宝,让你的亲伯母、你的霜儿妹妹再尝尝大鸡巴的 滋味吧!「
 
  天宇一见,心中自然欢喜非常:「我的好伯母、骚哒哒,这就对了嘛!来, 你也该劳动一会儿,我躺下,你跨上来,用你的大浪屄、小骚穴来吃小哥哥的大 鸡巴吧!」
 
  知晓了天宇和丽蓉、柳慕青及丛珊她们都搞过了,萧若霜放下了心中最后一 丝负累。多年积郁的情欲化作无尽的狂野,再加上一点点莫名的嫉妒,她一把将 天宇推翻在床,面朝他跨步骑了上来,抬起雪白浑圆的肥臀,一手攥住锃明刷亮、 坚挺粗壮的肉棒,对着自己骚水横流的蜜穴来回蹭了几下,将龟头慢慢放入穴口, 然后用力向下一蹲,「吱」的一声,肉棍整根没入阴道,龟头直达子宫。
 
  萧若霜「啊」的一声,畅快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一上一下套弄起来。 
  只见她乌黑的长发飘逸的摆动着,胸前两只雪白的大奶子上下翻飞,不停地 划着弧圈,看得天宇眼花缭乱、心旌神摇,伸手一把抓住,使劲的揉捏搓按。 
  萧若霜玉面绯红,泛着肉欲满满的光泽,一双媚眼如梦幻般迷离着,口中吁 吁带喘的叫喊着:「……好……好舒服,从没这么舒服过,我真的好幸福……好 幸运啊……!我的小宝贝……亲哥哥……大鸡巴太粗……太长……太硬了……要 ……要插到妹……肚子里了……插吧……使劲插吧……一个劲儿的插下去吧!爱 死你了我的小宇!霜儿的大鸡巴老公!你知道吗……霜儿爱死你了……你可要了 老娘的亲命喽……!」
 
  看到伯母如此放荡不羁的样子,天宇心中也是激动不已,顿时淫兴高涨,急 忙双手托住她的肥臀,配合着节奏,帮着她大幅度地套弄。
 
  又肏了约二十分钟,萧若霜肥臀下蹲的速度越来越快,嘴巴再也无法合拢, 张的大大的,「呼哧呼哧」急速喘息着,不一会儿,只听她「啊啊」大叫几声, 肥臀猛地向下一坐,顿时,天宇感觉穴腔四周的嫩肉极力收缩,拼命的挤压着肉 棒,只见她肥臀猛然间向上一抬,阴道深处大股淫液喷射而出,浇洒得二人下身 到处黏湿一片,天宇连忙将肉棒趁着这湿滑猛地戳了进去,「噗嗤」一声,连卵 丸几乎都插了进去,萧若霜「嗷」的大叫一声,浑身剧烈抖动着,一下趴在天宇 身上便不动了。
 
  天宇慢慢将萧若霜从身上推了下来,看着她满脸红晕的趴卧在床,幸福昏迷 的样子,心中充满了强烈的自豪感和暖暖的爱恋疼惜之情。低头看看自己依旧坚 硬挺拔的肉棒,想了想,仍不足意,便拿过两个枕头,垫在萧若霜腹下,这样一 来,两只肥白的大屁股便高高鼓了起来,然后将她两条粗壮肥嫩的大腿朝两边分 了分,俯身压了上去,手握肉棒对准穴口又插了进去。
 
  萧若霜再次从昏厥中醒来,发觉天宇趴在自己背上,大肉棒依旧插在自己的 小穴中来回运动着。她有气无力的说道:「……乖宝贝儿亲儿子……你太勇了! 别再日了,伯母已经够了,你真的该歇歇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从今往后,伯母 天天让你肏还不行吗?」
 
  天宇兀自喘吁吁做着活塞运动,口中说道:「好伯母,我的美肉娘,哥哥还 没尽兴呢,大鸡巴憋得难受,下午……和妈妈弄了几下就半途而废,这回……不 能再随便放弃了……!」
 
  萧若霜一听这话,心里蓦然泛起一丝醋意,不由得说道:「小宇,说实话, 伯母比你妈妈如何……?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丽蓉还年轻,可我……已经老了 ……」
 
  天宇慢慢停止了动作,萧若霜心里一慌:「小宇,乖儿子,伯母说错话了吗, 我不是有意的……你可别……!」
 
  「呵呵!看你骚浪的贱样子,我不过想换个姿势而已,看把你吓得!」天宇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将萧若霜翻转过来,两人开始正面交媾。
 
  「……伯母,我的好霜儿,放心吧,我爱你还爱不够呢,只要你乖乖听话, 我就永远爱你!我要一直肏你……肏烂你的骚屄……肏到你老了为止……!」 
  「……肏吧……日吧……把妹妹的骚屄肏烂吧!我亲亲的小老公……!」萧 若霜一边淫荡的叫着,一边双手搂住天宇的屁股使劲朝自己的身子扣压。
 
  如果按天宇的心思,只要他愿意,可以操上一整夜,彻底将伯母这个久旷的 骚婆娘喂饱。可明天就是周一了,早起还有上学去,他一边大力抽插着,一边抬 眼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啊?已接近凌晨三点了,再怎样潇洒也不能耽误学业! 
  想到这儿,他鼓动丹田之气,肉棒仿佛又胀大了不少,抽插的力道越来越凶, 速度越来越快,只肏的萧若霜嗷嗷直叫:「……哎呦小祖宗……太狠了……插的 太深了……伯母受不了了……不不……不行了……要肏穿了……要要死了啊…… 啊啊……啊……!」她双手拼命地在天宇的后背上抓挠着,脸上的表情痛并快乐 着,两人四目相对,渴望的眼神互相交织着,下体几近疯狂的相互迎合着。 
  又肏了几十下,天宇只觉得伯母小穴深处又一阵波翻浪涌,知道她又要高潮 了,急忙快马加鞭,狠捣猛插!瞬间,骚穴内环肉紧缩数次,大股淫水汹涌而出, 天宇只觉得尾椎骨阵阵酥麻,再也忍不住了,也不想再忍了,他将大肉棒朝骚穴 内狠命一插,马眼张开,浓稠的精液激射而出!
 
  「啊……」萧若霜一声震颤的长啸,眼角迸出几滴幸福到极点的泪珠,两只 粗壮的大白腿死死地攀缠着天宇的屁股,双臂紧紧地箍住天宇,指甲都嵌入天宇 背部的肌肉中了,两具肉身黏合着、抖动着,同时攀上了极乐的巅峰!
 
  二人在床上抵死缠绵了大半夜,殊不知,有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正透过门缝, 从头到尾,观看着屋内发生的一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