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感情的债](办公室情圣)
[感情的债](办公室情圣)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排版:zlyl
 字数:43859字
 TXT包: 感情的债.rar (43.24 KB)
 感情的债.rar (43.24 KB)
下载次数: 24



 


  天仁公司是香港数一数二的大贸易公司。因业务上的关系,所以往来的电话 频繁,其铃声不绝於耳。
 
  天仁贸易公司的待遇、福利好,虽是工作忙碌点,但是人人均极盼望在此谋 个职位,以为安家立业。
 
  公司里为了提高上班时间中工作的效率,和避免男女间的无谓麻烦,所以明 文规定,男女职员不能谈恋爱,要的话只能向外发展,事实上,愈是禁令,愈有 人尝试。
 
  沈建华,是个三十出头的小夥子,长的帅,人缘又好,在公司里是主任级, 所以是女孩子心目中所欲钓的金龟婿。可是,他生性好色,是个感情骗子,因此 毁在他手里的女孩子也就不知凡几。
 
  这是一个发生在多年前的真实故事,故事的主角就是沈建华。
 
  「李秘书,麻烦你立刻通知各部门主任,半小时後到会议室开会。」总经理 在办公室里用电话向李小姐交代。
 
  「好的,总经理,我立刻照办。」
 
  一时铃声大作,各级主任均接到要开会的通知。
 
  开会前,沈建华告诉助理崔美玲,将要开会时所要报告的资料整理之後拿了 过来。
 
  沈建华偷闲点上了一支烟,他悠闲的吐着烟圈,然而烟将抽尽,一看手表, 离开会的时间只剩五分钟,可是助理的资料仍未送过来。他取下听筒,准备拨电 话去催促,就在此时,背後传来一陴如银铃似的声音∶「这是您所要的资料,沈 主任。」
 
  他接过了资料,匆匆地就要赶去开会,临走前说∶「下班後,老地方见。」 
  美玲闻言,脸儿发红,含情默默的点了点头。
 
  沈建华仍不放心的说∶「这个会不会开的太久,晚上不见不散。」
 
  美玲「嗯」了一声,笑了笑,就走了开。
 
  时间在忙碌时,似乎特别容易打发。四点半一到,下班铃声大作。全办公室 的男女职员大家都高兴得叫了起来,一边收拾手边的工作,一边大声的在谈论, 下斑後要到那里去玩,正吱吱喳喳个不停。
 
  美玲收拾了一下东西,匆匆的就回去了。
 
  她住在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公寓里。
 
  打开电唱机,她兴忡冲的去准备洗个澡。当她脱衣服时,对者镜子欣赏自己 的胴体,不自觉的笑了一笑。
 
  她的确有值得骄傲的地力,因为她有着女人天赋的本钱。苹果脸型,散发出 清新脱俗的气质。弯弯的眉毛,勾划出优美的形状。樱桃似的小口,看了真使人 忍不住想吃一口。长发及肩,柔顺而平滑的依偎在赛雪的肩上。皮肤看似只要吹 弹一下,便会破了似的。
 
  她的手不自觉的随着音乐的节奏从头一直抚摸着下来,当她触及那高耸的乳 房时,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一阵舒服的感觉流过心头。她再碰了一碰那红红乳 晕中心的乳头,这股电流就更强了。她再顺着下去,摸到了那青草萋萋的小腹下 端,让她有股冲动。
 
  拨弄一下那花蕊般的阴户,感觉有股暖流流了下来。她不自觉的自言自语∶ 「待会你就会吃饱了,不再叫饿了。」
 
  发了一会呆,好像若有所悟的吃吃笑了起来。於是急忙的进入浴室,仔仔细 细的洗,任何一个地方都不遗漏。再刻意的打扮了一下,便走了出去。招了一辆 「的士」,说了一个地名,就上车走了。
 
  公园内的凉亭下,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美男子,手上叨着根烟,他频频的渡 着方步,也不时的看着手表,好像在等人似的。
 
  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色洋装的女孩子,只见她三围匀称,小腿是雪白 无暇,不难想像其他的部位如何了。
 
  这个女人,一进入公园即边走边瞧,而当她发现不远之处,凉亭下的那个男 人就是她所要会唔的情人,脸上便露喜色,毫不犹豫的就冲了过去。
 
  两人一见了面,立刻拥上前去,深深的吻了一下。长吻过後,建华开口道∶ 「美玲,怎麽那麽久才到呢?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建华,我怎会不来呢!上下班时间车太拥挤,才会慢了几分钟,你不要生 气嘛?好不好嘛?」
 
  一连串的撒娇,纵使有天大的火气也得散了。
 
  两人搂着腰在林荫道上漫步,夕阳的馀晖洒落下来,是如此的美。
 
  「美玲,我决定跟我太太离婚,然後我们两个结婚如何?」建华长长的呼了 一口气,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定。
 
  美玲喜形於色,但又沈下脸来说∶「建华,你对我太好了,但我不愿因为我 而破坏了你的家庭。」
 
  两个人沈默了一会。还是建华先开口∶「美玲,我们不要管这些俗事,到你 那吃晚餐如何?」
 
  美玲兴奋的说∶「好啊!走,我们回家去吃晚餐。」
 
  於是两人手牵手的回到公寓去。
 
  美玲忙上忙下的准备着晚餐。
 
  建华已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饭桌上,美玲特地准备了一瓶白兰地,两人对酌着。经过酒精的充血作用, 美玲原本雪白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在烛光下,更是引人遐思。建华一把把 美玲拉过来,美玲也顺势的把身体依偎在建华的怀里。
 
  在餐桌的烛光下,更让人感觉美玲有着一种使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建华软 玉温香抱满怀,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虽是情场老将,也不禁有点气喘起来。 
  建华喝了一口酒,俯下头,想把嘴里的酒送到美玲的口里。
 
  美玲假意的娇着∶「坏人,也不柏脏,老是欺负人,人家不来了。」但还是 一口一口的吞下建华口里的酒。
 
  两人又是一阵的热吻。
 
  在这小房间里,处处散发着一种幽香。尤其是美玲的身上,更是散发着那少 女的体香。建华如何按捺得住,於是张开魔掌,在她的娇躯上,往来的游动着。 
  开始时,美玲还强忍着趐麻故作欲迎还拒的推托。但不一会儿,只感全身难 过,口中只是似痛苦而快乐的哼着。
 
  建华不愧是情场老将,轻轻的解下美玲的洋装,里面紧剩下那半透明的乳罩 及三角内裤。乳头已受到刺激而涨硬,乳晕的范围渐渐扩散。芳草若隐若现,全 身皮肤雪白,真是令人目不暇接。
 
  於是又轻轻的解下美玲的乳罩,俯下头去,用舌头舔着乳头,用另一只手去 褪下她那唯一仅存的防线°°内裤。终於,美玲成了一头小白羊了。
 
  建华一边交互的舔着双乳,一只手探到那已春潮泛滥的花苞去扣弄。只弄得 美玲她不住的扭动,口中哼哼有声,嘴巴说不要,可是却把身子猛往他的身体紧 靠。
 
  建华给她这浪态剌激得有点受不了,到了此刻,建华眼尖,知道已是时候, 於是三扒两拨的脱下衣服。
 
  美玲突然低吟着∶「建┅┅华┅┅不要嘛┅┅不要在这┅┅里。」她好不容 易的说出心里话。
 
  建华笑着点头说∶「怎麽,那要到哪里呢?」口中说话,手上动作可是不停 地捻、扣、拍、搅都来。
 
 美玲涨红着脸说∶「坏人┅┅明知┅┅人家说┅┅什麽┅┅偏又逗人┅┅人 
  家┅┅不┅┅来了。「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撒娇。
 
  建华突然停了手,说∶「好吧!不来就不来好了。」说着真的就不动了。 
  这下可把美玲急坏了,正在兴头上,怎堪突然停止。
 
  「好哥哥┅┅人家不敢了┅┅我走不动┅┅抱我到房间去。」
 
  建华笑着说∶「哪里不是都一样吗?」说着说着又动了起来。
 
 美玲再也忍不住的哼叫着∶「哥┅┅痒┅┅人家好痒┅┅痒┅┅痒得┅┅人 
  家┅┅快┅┅受不┅┅「一面苦苦哀求一面扭动纤腰,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样 子。
 
  建华又逗着她说∶「哪里痒?我帮你抓抓!」
 
  美玲愈扭愈厉害,就好像不能忍受那趐麻的味道∶「你┅┅坏┅┅坏死┅┅ 了┅┅明知┅┅道┅┅人家┅┅那里┅┅难过┅┅你┅┅竟然┅┅还逗人┅┅」 
  建华见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於是把她放在椅子上,自己迅速的解去西装裤, 仅留一条内裤。美玲竟然急不及待的扑上来,握着那翘起了的阳具,一边套着阳 具,一边脱下建华的内裤,俯下头用樱桃小口含住了龟头。
 
  建华只觉马眼处似乎有股热流直往上冲,深深的吸了口气,把欲火狠狠的给 压抑住。
 
  美玲一手在握,她是在品尝香喷喷的香肠。只见她用嘴套弄着,又用舌头刮 着龟头,一吸一放,只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扣弄着自己的阴 户。
 
  建华看她那浪得出水的样子,自己的阴茎也正急迫的充血,已到无法忍受的 地步。於是扶起美玲,然後把她放倒在地上吻着她的乳头,提着阳具就要闯关。 
  美玲正觉需要,於是用手把阴户上的花瓣拨开,以便让大蜜蜂顺利采蜜。 
  建华深呼吸一下,挺着阳具叩关而入。美玲只觉一支火热的铁棒,充满了那 极需开垦的花园,建华靠着春潮的泛滥而顺利的进入禁区。
 
  只听美玲呼叫不停∶「哼┅┅好舒服┅┅好硬┅┅哦┅┅好┅┅挺┅┅」 
  呼声是如此的让入消魂噬骨。
 
  建华臀部一抬,向阴户顶了一顶,问道∶「舒服吗?」
 
 美玲媚眼半开欲语还羞地说∶「嗯┅┅美死了┅┅简直舒服透了┅┅哼┅┅ 
  死冤家┅┅你快使劲┅┅呀┅┅我要┅┅我要你插得我┅┅我舒服┅┅又┅┅快 
  乐┅┅嗯┅┅「
 
  美玲这时的阴户被涨得满满的,淫水如泉似的溢出穴外,把饭厅的地毡都弄 湿了一大片。美玲的小嘴儿也忍不住又浪哼起来了∶「唔┅┅顶得我┅┅我┅┅ 真美┅┅美妙┅┅哼┅┅」
 
  「华哥┅┅你是我的┅┅亲丈夫┅┅我┅┅我不能┅┅没有┅┅你┅┅」 
  建华不停的抽插着,经过了四十多下,建华也开始喘息着。他知道一时美玲 还不会泄,所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改用九浅一深了。
 
  这时的美玲本来是次次到花心,美不堪言。突然感觉到好空虚,只觉好久才 那一下是最舒服的,於是死命的按住建华的臀,自己也着腰相迎。
 
  建华见她如此淫浪,有心吊她的胃口,於是停止抽送,把个龟头在穴口一沾 一放,就好像姜太公钓鱼离水三寸似地。
 
 此举可把美玲整得苦苦哀求∶「别逗人┅┅人家了┅┅人家穴里┅┅痒┅┅ 
  痒死了┅┅达令┅┅你┅┅你好狠心┅┅要干不干的┅┅我┅┅我会被你┅┅急 
  死的┅┅「
 
  建华知道美玲已经到需要大干特干才能止痒的地步了,於是建华改用五浅五 深之法,两手按着美玲的双,又用手指去捻乳头。
 
  这下美玲只觉得比刚才舒服多了,但双乳所传来的需要并不能完全解决。 
  美玲死命的勾住建华的颈子,在建华的耳边浪叫着∶「建华┅┅我快受不了 
  ┅┅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干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快用 
  力顶┅┅不要拔出来┅┅我要┅┅啊┅┅啊┅┅「
 
  建华知她再也不能用缓插法满足,於是开始次次尽根,次次着肉。只听「啪 啪」的肉击肉的声音,绵绵不绝。还有阳具深入抽插时所带来与春潮的「扑滋」 
  声,构成了交响乐曲。加上那声声的低吟,可让人荡气回肠。
 
  美玲此时已置身欲仙欲死的境界,身心畅美得难於形容∶「哎┅┅我┅┅我 
  会乐死了┅┅喔┅┅又趐又痒的┅┅穴心┅┅好痒┅┅好痒┅┅唔┅┅水┅┅水 
  又出来了┅┅啊┅┅建┅┅你┅┅真行┅┅我┅┅我太爱你了┅┅呵┅┅求求你 
  干┅┅干死我吧┅┅不要┅┅不要离开我┅┅「
 
  建华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美玲,你简直是座火药库,你都快把我给 炸了。」他吻着她,一股热气直透到她那敏感的毛管去。
 
  他激动得全身哆嗦,美玲情不自禁的,死搂紧了建华。
 
  建华这时抽动得更快,而且更疯狂了,冲刺得更急,似狂风又似暴雨。 
  美玲终於忍不住来自内心深处的快感,她浪呼大叫了∶「建华┅┅你真好┅ 
  ┅咬哟┅┅你是不是要摧毁我┅┅啊┅┅啊┅┅我挡不住你了┅┅唔┅┅我┅┅ 
  受不了┅┅受不了┅┅又趐┅┅又麻┅┅又痒┅┅啊啊啊┅┅呵┅┅「 
  美玲似进入了真正的神仙世界,她咬牙切齿地浪呼急叫着∶「啊!对了┅┅ 
  哼┅┅好美┅┅真┅┅舒服┅┅再用力顶┅┅哦┅┅不┅┅不好了┅┅我┅┅我 
  要死了┅┅哎呀┅┅「
 
  美玲耐不住高潮的冲动,终於出了精。
 
  美玲那股热阴精,直射到建华的龟头上,烫得建华不由得阵阵趐麻,马眼一 麻,大鸡巴猛然抖了几下,精液便热呼呼的直射到美玲的子宫里。
 
  美玲受了这一股热精冲击,全身又是一抖,泄了第二次精水了。
 
  一时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只听到喘息声。两人竟在饭厅地上,疲倦的睡着 了。
 
     ※※※※※
 
  清晨只见阳光普照,又是一个好天气。
 
  沈建华坐在办公室的座位上,恢复了一天的忙碌生活。偶而他的色眼四处张 望,看看公司中有那些女人比较容易上手,顺便也欣赏她们的胸部此起彼落的乳 浪。
 
  突然,他接到一个怪电话。
 
  「沈建华,你的好事干多了,你的良心何在,希望你要保重,也要安份点, 否则你的饭碗恐怕会保不住的,哈┅┅哈┅┅」讲完话,把电话就给挂了。 
  建华连连激动地叫了几声,知道对方把电话挂了,突觉遍体生凉,原来冒了 一身冷汗。他知道,只要事情发了,他的主任位置立刻换人。这个缺可是人人抢 着要的,要再找如此的工作也是很难,这也莫怪他会冒一身冷汗的原因了。 
  坐在远远的美玲无意中看到建华在发呆,她带了一本卷宗,藉故走了过来, 问道∶「什麽事,让你失了魂?」
 
  建华摇了摇头说∶「待会到会议室去,我有话跟你说。」
 
  美玲点了点头走了。
 
  建华决定找到这个打电话的女人,他要好好的惩罚她。
 
  美玲找了一个藉口,偷偷的溜到会议室去。建华随後就到,美玲迫不及待的 拥上去,两人深深的吻了一下。
 
  建华开口道∶「我接到一个怪电话,存心威胁我。」
 
  美玲是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她静静的听建华说出事情的经过。想了一下, 
             美玲突然开口道∶
 
  「乾脆,我们分开好了。免得你为难,我想这事是因我而起的。」
 
  建华本想说的话,竟被她先说了,反而不知该怎麽说才好,摇了摇头说∶ 「不,我要和她周旋到底,看是她厉害,还是我高明。」
 
  「我不要和你分开。」美玲听在耳中,无比欣慰。因为她是真心的爱着沈建 华,她何尝又想和他分开呢?
 
  於是两人又吻了一下,然後分前後的离开会议室。
 
  一整天,建华为这件事伤透了脑筋。他开始观察每一个女职员的动静。 
  突然她看到一个风骚女郎,直对他眨眼,他虽老手,也不自觉全身发热。 
  这个女人是会计科的助理会计,人长得很妖娇,体态很啧火。建华早有泄指 的念头,只是苦无机会。现在她竟然自动的抛媚眼,直乐得建华心中猛跳,他也 回了一个笑脸给她。
 
  突然,那女的走了过来,丢下了一张宇条,只见字条写着∶「亲爱的,我已 注意你好久了,到现在你才发觉我,死没良心的,今天下班後,我在丽都咖啡屋 等你,不要让我失望哦!」署名巧云。
 
  建华看到这张字条,真是气血贲张,不由让他连想到她那丰腴的三围,在乳 罩下的乳峰把胸前撑的高高的,腰儿不细不粗,配合着圆鼓鼓的肥臀。啊! 
  简直无一处不是美的造化。
 
  他想的入迷,不知不觉,胯下的大鸡巴把裤子撑的像一面国旗。
 
  这种光是凭空想像,而看得到,吃不到的滋味是很难受的。他「唉」的叹了 口气,自言自语∶反正晚上就能探个究竟,何必做白日梦呢!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溜了过,下班的铃声乍响。建华急急忙忙的把办公桌整理 了一下,即起身走向停车场。
 
  车在路上开着,可是他的心早已飞到丽都咖啡屋的潘巧云身上去了。
 
  一边开着车,一边咒骂着∶「真奇怪,今天的车子怎麽那麽多?真是讨厌死 了!」
 
  其时是上下班每天的车子都是如此拥挤,只不过是他今天的心情不同罢了。 
  建华只觉好不容易才把车子开到丽都。把车泊好之後,他三步并两步快速的 走入咖啡屋内。
 
  里面的灯光昏暗,但他放眼一瞧,即看到站在不远的潘巧云。她起身对他招 手,建华立刻走了过去,坐落在她的身旁的大车座的座位。
 
  眼前摆了两杯咖啡,这是她预先叫好的。
 
  建华拿起他面前的杯子,啜了一口,说∶「真抱歉,下班时间车子多,让你 久等了。」
 
  巧云埋怨道∶「让我乾等了二十多分钟,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就在此时,背後传来∶「嗯┅┅轻点嘛┅┅不要捏那麽用力┅┅会┅┅会痛 呀┅┅达令┅┅」
 
  建华一听到这声音,知道是怎麽一回事,顿令他心猿意马。於是,他故意把 右手搭在她的肩头,稍稍用力,把她搂的靠近身旁,她来个象徵性的挣扎後就静 止了。建华是何等的老练,一见她没有拒绝之意,轻轻的就在她的粉颊上吻了一 下。她「嗯」一声,故作羞答答地道∶「不┅┅不要嘛┅┅」
 
  她的这几句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是个厉害角色怎不知,於是大胆的把 她搂在怀抱,宽厚的嘴唇即印烙在她的樱桃小嘴上。同时,双手也不甘寂寞,右 手从衣襟下探入探索山峰,左手伸入裙内往神秘的三角地带探险。他的手是何等 的技巧,只过片刻,便乳头发硬,三角裤也湿了。
 
  建华也因亢奋而至鸡巴发硬,隔衫打虎已不敷需要,於是轻解罗衫,除去乳 罩,使的她那对巍峨的乳峰彻底暴露,并且也把三角裤拉到膝间。他先用手指捻 揉着乳头,出其不意的把整个乳房握紧,使劲的又揉、搓、捏。
 
  过了大约五分钟,他的手慢慢下移,触摸到她那丛毛茸茸的阴毛,於是伸出 手指,插进巧云的阴道内扣弄着。
 
  巧云只觉身躯愈来愈热,忍不住的摇摆起来。此刻她似经不起这挑逗∶「建 华,吻┅┅吻我┅┅吻我┅┅」
 
  建华於是低下头去吻她,巧云丁香暗渡,翻弄、搅动地动着,直到透不过气 来,才把他推了开。
 
  建华把巧云扶正,坐在他怀里,扶起阳具,从背後就顺着淫水找寻那消魂的 洞口,可是也许姿势不对,就是插不进去。巧云可急了,不管这里是什麽地方, 一伸手就引着阳具滑入了桃源洞中。只听「滋」的一声,全根到底。
 
  「啊┅┅痛┅┅好涨┅┅又好舒服┅┅」巧云坐在上面,采取主动,感觉无 上的快乐。肥白的屁股不停的往下坐又往上提,来回的猛套着。
 
  她渐渐进入佳境,动作愈来愈剧烈,双方也流汗不已。
 
 她口中更哼出了快美的乐章∶「┅┅嗯┅┅好呀┅┅喔┅┅抽┅┅插┅┅哎 
  哟┅┅真美妙┅┅哎哟┅┅我的┅┅我的天呀┅┅我痛快死了┅┅哎哟┅┅我的 
  穴┅┅想不到┅┅还可以┅┅插大鸡巴┅┅小穴被大鸡巴┅┅插得太过瘾了┅┅ 
  哎呀┅┅哎┅┅「既销魂又痛快,使巧云忘了形。
 
  淫水如缺堤的黄河,滚滚而出,把建华的阴毛和大腿都弄湿了。
 
  建华一边玩着她那肥大的双乳,又看她那肥美的臀上上下下的磨着大阳具, 真是刺激。
 
  毕竟是女人,套得不到六十下,勃气喘吁吁了。巧丢喘着气说∶「哦┅┅真 舒服┅┅我┅┅我不行了┅┅换你┅┅你在上面┅┅」
 
  於是,建华把她抱了起来,用了狗爬式。建华挺着大阳具,摇动腰臀,拼命 的向小穴猛插狂抽。
 
  巧云狂旋着肥臀,又一个劲的浪叫∶「哎哟┅┅你再用┅┅用劲插吧┅ 
                ┅哎
 
  哟┅┅喔┅┅我的亲丈夫┅┅我的好汉子┅┅插吧┅┅我要死在┅┅你的大鸡巴 
  上┅┅插呀┅┅插呀┅┅插破┅┅插烂┅┅插烂我的小穴好了┅┅噢┅┅我的妈 
              呀┅┅哎┅┅「
 
  在此地,出入的人多,他的心里难免有春光外泄的感觉,所以欲其能快点达 到目的,因此他埋着头,疯狂的猛抽猛送。也许建华的功作过猛,所以频频发出 「卜滋」「卜滋」把座椅震动「吱吱唔唔」的声音。
 
  他们的前面此刻正坐着一对四十多岁的情侣,相互的搂抱着,沈浸在喇叭所 放出的柔和言乐之中。可能是所坐的座位不佳,离巧云和建华的位置较近,因此 被他们惹火的动作弄的苦不堪言,气氛被破坏的荡然无存。
 
  那男的一忍再忍,实在熬不住了,他站起身来,微弯着腰,手从椅背伸出, 轻拍着建华的肩头说∶「年青人,动作轻点,你们所发出的声音,可比音乐还大 唷!」
 
  建华此时正达亢奋,哪有把他的话听入耳中,仍是我行我素,又猛又狠的继 续抽送。
 
  巧云可能还不知道因惹火的动作扰乱到他人,她依然是乐得呼呼呐喊∶ 
 「哎唷喂┅┅达令┅┅你┅┅你的大鸡巴又粗又厉害┅┅干的┅┅我的小穴 
 麻趐趐┅┅唔┅┅你┅┅你真行┅┅我┅┅我乐死了┅┅快┅┅插快点┅┅ 
                 「
 
  巧云的催促,使得建华不知如何是好,干这种事照理应该是旁人不知、鬼不 觉之下进行,现在既然让人看到,而又出面干扰,这种兴趣难免打了折扣。 
  也就在这种心情下,他把抽送的速度从每小时一百公里降到六十。
 
  这下可不得了,巧云非常敏感,知道他减低了抽送的速度,即打气道∶ 
                「亲
 
  哥哥┅┅别泄气嘛┅┅我┅┅我再过一阵子就要┅┅泄精了┅┅你┅┅你能不能 
 加点劲┅┅让┅┅让我尝到┅┅高潮的滋味┅┅喔┅┅拜托┅┅快┅┅「 
  坐在前面的男人本想警告能够生效,那知他们变本加厉,这可让他气的肚子 一把火,他拉着身旁的女伴说∶「走,我们出去。」
 
  可是临走之前,那男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蹬」的一声,把打火机划亮 了,然後拿到巧云和建华的身旁照了照,约过了一分钟,他才熄灭离去。虽然是 微微的烛光,但它让巧云和建华羞的无地自容∶他们停止了动作。而烛光一熄, 巧云即急急地道∶「走!我们离开这里。」
 
  他们付了账,走出了「丽都」,两人仍意犹未尽,建华提议道∶「巧云,还 需不需要呢?我们上旅社如何?」
 
  这句话正中她的下怀,她「嗯」一声。
 
  建华开着车,不一会,已经找到了一家豪华大旅社。
 
  在服务生的引导下他们进入了房间。一进入房间,他把门上锁,两人炽热的 目光一接,建华即一把把她搂在怀中。四片乾涩的嘴唇一接触,即如乾柴烈火, 一点即燃。她面红如红柿,日如炬,气喘咻咻,建华何尝不是,两人早把方才窘 事给忘。
 
  建华知道此刻她迫切需要,於是,他除去了她的外衣和胸罩,以及三角裤。 
  然後上按乳房,下扣阴户。
 
  巧云被他这一招双管齐下,瞬间全身发软,骨头发趐,淫水泊泊。她媚眼如 丝,小嘴微启,不时的发出「嗯哼┅┅」之声。
 
  建华知时机已到,於是就以最快的速度,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把巧云 抱到床上。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吻到巧云的阴户时,他即张口把巧云的 淫水吃了下去,只觉味道,温温的,滑滑的,还有一股腥味。
 
  建华知道巧云是个「大食国女人」,建华为了满足她,决定用九浅一深的方 法先治治她,而後再猛送狂抽,看她怎麽个浪法。
 
  但他进攻前先吮住了阴唇,用舌尖挑着那似花生米的阴核。
 
  只见她花枝乱颤,更加放浪形骸的叫着∶「哎哟┅┅别柢┅┅好丈夫┅ 
                ┅别
 
  舔┅┅舔得人┅┅受不了┅┅哦┅┅我┅┅我好舒服┅┅再深一点┅┅对┅┅再 
  舔深一点┅┅嗯┅┅里面┅┅哼┅┅痒┅┅我┅┅我要┅┅你快┅┅快些用大鸡 
           巴┅┅给我┅┅我止痒┅┅「
 
  建华听她如此浪叫,於是屏住气息,稳住精关,即开始提起阳具抽送。 
 「嗯┅┅嗯┅┅哼┅┅哼┅┅好┅┅太好了┅┅我好┅┅好舒服┅┅哼┅┅ 
               嗯┅┅「
 
 「哥哥┅┅我的┅┅亲哥哥┅┅哼┅┅哼┅┅我爱┅┅我爱死你┅┅了┅┅ 
               哼┅┅「
 
  只弄得巧云浑身如火烧,一会儿发抖,一会儿发软,一会儿趐,又一会 
                儿直
 
               发烧┅┅
 
  她曾经尝过许多不同的鸡巴,但她从未有过今天的这种感觉┅┅是充实、是 趐麻、又似醉酒,还有点痒丝丝的感觉。
 
  她只感到飘飘然,小腹一烫,原来她已经丢精了。
 
  她感到晕沈沈、昏陶陶,她叹了一口气∶「哼┅┅哥┅┅哥哥┅┅我要上天 了┅┅哦┅┅哼真是┅┅美┅┅嗯┅┅」
 
  建华轻轻的吻了她一下,说道∶「我知道。」
 
 巧云还是继续狂叫着∶「嗯┅┅哼┅┅妹妹┅┅我┅┅愿┅┅死┅┅死在你 
          的┅┅怀里┅┅嗯┅┅嗯┅┅「
 
  「哦┅┅停┅┅停┅┅哎哟┅┅我又要┅┅丢精了┅┅哦┅┅好美┅┅」 
  巧云又丢了一次阴精。
 
  建华知道,巧云已快达到高潮了,於是,他慢慢的加快速度,那淫水沿着屁 股沟,流了一床。
 
  建华笑道∶「妹妹,你的水好多。」
 
 巧云像没命似的猛挺腰凑臀哼着叫∶「哼┅┅嗯┅┅都是┅┅你太会┅┅会 
   干┅┅不然┅┅穴┅┅也┅┅不┅┅不会出┅┅出那麽多水┅┅「
 
  巧云飘飘欲仙,已进入忘我境界。她主动的搂住建华,并且主动的吻他,那 高耸的乳房,紧紧的在他胸前不停的揉搓着。
 
  那丰满的肉球紧贴建华的胸部,使得他欲念加巨。於是,他更加快了速度。 
  「卜滋┅┅卜滋┅┅」之声不绝於耳,那床也因急速的抽插震动,在叫着∶ 「格支!格支┅┅」
 
  如此急速的又抽插了二百馀下,巧云已经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她狂叫 
                着∶
 
  「哦┅┅大鸡巴┅┅哥哥┅┅嗯┅┅快┅┅我┅┅我爱死你了┅┅你的大鸡┅┅ 
            巴撞到了┅┅花心┅┅「
 
  「美┅┅真美┅┅又┅┅又要升天┅┅了┅┅」
 
  腰狂扭,臀部猛抬,头也乱摆,真是到了疯狂点。
 
  建华直起直落,下下着底,把巧云弄得又趐又麻,又酸,又痒,一张小 
                嘴也
 
  不停的在狂叫∶「┅┅哼┅┅哼┅┅嗯┅┅妹妹┅┅的穴┅┅穴里┅┅好痒┅┅ 
             心里┅┅也痒┅┅「
 
  那雪白的屁股,更是一上一下的配合着他的狂抽猛送,小腹一阵收缩,身体 一抖,一股阴精由穴口流出,烫得建华精神一振,突觉一阵舒畅,阳具一抖索, 马眼一开,一股股热精如水箭般,激射向巧云的小穴。
 
  这股水箭,射得巧云浑身一颤∶「啊┅┅天啊┅┅我上天┅┅了┅┅」 
  两人精疲力尽的拥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