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人妻强制](14-17)作者:popo_fly
[人妻强制](14-17)作者:popo_fl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字数:97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
 
  房间里只剩下了被绑的女人以及雪旋。雪旋这个时候正居高临下,俯视着凝 香,两只手有意无意的紧紧按在凝香的双乳上,隔着衣服调戏的轻轻揉搓,青葱 一样的手指探索着,然后捏住凝香凸起的乳头,轻轻一捏。
 
  雪旋的力量不大,不过她作为一个女人,当然非常知道怎么做能让另一个女 人舒服。至于凝香,现在被碰一下,都会隐隐的觉到快感,更被雪旋如此在敏感 部位调戏。此时只能牙关紧咬,脸色绯红,身体不住的扭动想要避开魔爪。 
  「呵呵,」雪旋笑了起来,看到另一个与自己的容貌能力都相仿,却时时鄙 视自己的女人受苦,着实是件不错的事,而且用的方式这么特别。
 
  「你不是笑我贱么,我看你很快也会变得很贱。真是好笑,看看以后你还有 什么资格嘲笑我。」雪旋说着手上开始用力揉搓,顿时凝香便忍不住娇哼起来。 
  「雪旋,你就这么甘心给太子当走狗么!他现在不在这儿。」凝香咬着嘴唇 说。
 
  雪旋的动作明显一滞,停了下来。
 
  「虽然太子给了你地位,但他不过当你是他的一条母狗罢了」,凝香接着说, 「你就要这么卖命,唯命是从么。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么。」
 
  「想法?哈哈,有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雪旋冷冷的笑问到。
 
  「你不要执迷不悟,现在还有机会。」凝香说到,「你要知道你不是太子, 太子也不会随时都在你身边。如果你今天把事做绝,以后你出门可要当心。」 
  凝香威胁到,看见雪旋站在那里没有再动,这才又换了温和的口气说,「如 果你这次帮了我,大恩不言谢,以后一定会重重的报答你。」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你的条件?」雪旋笑着问。
 
  「你还想要什么?我会尽量答应你。」凝香说到。
 
  雪旋摇了摇头,「凝香,其实你也没想好要怎么应对,对吧。如果你有办法, 就不会弄到现在这个样子。」
 
  「太子哪有那么好对付,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的,就算我现在放了你,你 也走出不去。而你又能给我什么?我该有的都有了,想要的也有了,那些失去的 再也找不回来。」雪旋抬头呵呵的笑了两声。
 
  「所以,及时行乐。再说了,还有你这么个大美人放在眼前。咱们桃江市都 说警花里面看凝香。我也想看看你这身子为什么就有这么大的魅力,让这些男人 围着你转,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错过了多可惜,你说是不是。」
 
  「不如这样,」雪旋绕道凝香身后,一把从后面把凝香抱进怀里,用嘴在她 脖子上轻轻亲了一口。「与其你让太子占了你的第一波,不如就让给妹子我,我 来让你爽爽的发泄出来,好不好。到时候你跟太子大战一场,也有劲可使,不然 意乱情迷做出些不成体统的事可是有失咱凝香姐姐的身份。」
 
  雪旋双手从凝香的腋下穿过,握住凝香的豪乳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揉搓,一 边咯咯笑着亲吻着凝香的脖颈和耳朵。
 
  「贱人。」凝香骂道。当下也只能咬着嘴唇死撑。
 
  在雪旋的挑逗下,又或是药力开始发挥,凝香的挣扎慢慢变成屈就于雪旋的 抚摸。当雪旋爱抚的手再次不断挤压她乳房的时候,凝香跟随着揉捏的节奏深深 的喘息她不停的把头向后仰,像是逃避又像是释放,随着雪旋的揉搓变得却来越 用力,凝香张开的嘴里含混不清发出混杂着不甘和快慰的呻吟。
 
  「嘿嘿,」雪旋笑着,「这才几分钟,就这样子了啊。刚才是谁那么嘴硬呢。」 说着雪旋俯身下去,吻住凝香的嘴。一只手则探向凝香松开的两腿间,无力反抗 的凝香只能任雪旋的手在自己身子下面恶作剧般的挖抠。闷哼的声音也越来越悠 长。
 
  不多时,雪旋炫耀似的把手从凝香的腿间抽出来,「湿了哦,都透过来了, 怎么样?你真的好丢人啊。」
 
  「贱人。」而多少恢复了些理智的凝香开口骂道。
 
  「真有意思,来吧,再来几次,你就会彻底忘了这一切。等太子来了,你就 会跪地求操了。呵呵。」雪旋幸灾乐祸到。
 
  「雪旋阿姨,我可不这么觉得。」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雪旋诧异的转过头,看见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站在屋子的中央。那女孩子 脸上带着笑容,手里还抱着几件衣物。
 
  「你是,」这情况出任意料,雪旋瞬间有些慌乱。
 
  「你是,你是紫倩?」努力的想了想她还是认出来人。
 
  「没错,雪旋阿姨,就是我。」紫倩笑嘻嘻的说,「不知道雪旋阿姨光着屁 股在这屋里转来转去是做什么呢?」
 
  「你,」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站在晚辈面前的确有点尴尬,她瞟了一言紫倩 手里的衣物,那显然是自己的。「把我的衣服给我。」
 
  「那怎么行,雪旋阿姨脱的光光的,还这么走来走去,一定是在选美吧。我 来给阿姨拍照留念。」说着便用手上的手机咔嚓咔嚓的拍个不停。
 
  「你!」雪旋一阵气闷,冲上去要夺过手机。紫倩轻轻一闪躲了过去,反倒 是雪旋用力过猛,差点摔在那里。她咬牙切齿,又要扑上来。
 
  「等等哦,雪旋阿姨,还有个观众没到场呢」,紫倩笑到,往房间的上面喊 道,「你还要在上面呆多久啊。」
 
  这个通风管道里面并没有什么可一固定的地方,刚才我拽着绳子,把紫倩放 下去累个半死。轮到自己确是没了办法。听到紫倩这么喊,也只能硬着头皮,扒 着通风口小心翼翼的放下身子,然后一狠心松开手,于是整个人就落下来,来了 个大屁股蹲。摔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见到又有人从通风道跳下来,雪旋也吃了一惊,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新来的还是个男人,这让光着身子的她就更尴尬了,她看了看紫倩,显然紫倩是 不会主动把衣服还给她的,动手硬抢的话,显然她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那个,紫倩,」雪旋脸上硬堆出笑容,「有事好商量,先把衣服还给阿姨。」 
  「雪旋阿姨着什么急,这样多凉快。再说,你看,他好像也很喜欢你的样子, 一直盯着你不放呢。果然雪旋阿姨是人见人爱的美女。呵呵。」
 
  「你看好这个女人,」紫倩朝我说到,「雪旋阿姨可使很能干的。当心不要 让她又干出什么不靠谱的事。如果她要乱来,你就干脆就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怎 样才能乖乖的当个好女人。」
 
  我尴尬的看着赤身裸体的雪旋。雪旋倒是极聪明的干脆跑到房间的一角,蹲 在地上。即表明了现在的立场,也解决了遮羞问题。
 
  紫倩走到被绑着的女人面前,掏出钥匙,干净利索的把女人的手铐打开,扶 着女人慢慢下来。然后把手铐丢过来。
 
  「帮个忙,把那个女人也照样子铐上。」紫倩不在乎的说。
 
  我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雪旋,我的眼睛还没有这么忙过,控制不住的在这个 女人身上扫来扫去,同时遗憾的觉得眼睛如果是照相机就好了。
 
  蹲在地上的雪旋无奈的抬起头,认命的站起来,自己朝那个高高的健身器材 走过去,转过身,把胳膊举起来,方便我给她上铐。
 
  这样子她就彻底没法遮掩自己的身体了。
 
  端庄的面容,(汗,怎么会端庄!看客)但是这脸盘还真好,标准的中式美 女,绝对不是那种小尖下巴魅惑众生的小三脸或者情妇脸。脸上的表情虽有些尴 尬但还保有着一丝洒脱和淡定。白皙润红的肤色,让她显得娇艳迷人。往下看, 身材真是不错,作为一个刚出三十的女人,正是熟女最有韵味的样子。浑身上下 丰满又无多余的赘肉。圆润鼓涨的乳首还向上微微翘起,完全没有松弛下坠。小 小的两粒乳头在我的目光的注视中保持着兴奋隆起的样子点缀在这两只大肉包上, 越是上端就越绯红,哪个男人看到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在上面揉搓几下。
 
  沿着雪旋的小腰,没错,她还保持着毫无赘肉的小蛮腰,只是比少女的腰身 要更丰满圆润和诱惑。如能伸胳膊一抱确实是件人间美事。沿着她的小腰往下, 便是让男人喷血的性感区了,盆骨宽宽,丰腴的小腹往上微微隆起,随着呼吸轻 轻起伏,精心打理过形状的阴毛稀疏的半遮半掩着她肉包子般隆起的阴部。天生 的白肤让她的阴唇在阴毛下能看上去也很粉,不是那种被操干后就乌黑的黑木耳。 仔细的看,似乎还能看到她芳草之下私处底端那条肉隐肉现的凹缝。太子喜欢的 女人,哪怕是玩物,也自然是极品。
 
  我收回目光,这才惊觉自己刚才表现出一番猪哥形象,不免尴尬的咽了咽口 水。我的目光正碰上雪旋那瞟过来的眼神,虽然她的目光一碰之下就立刻变得惊 慌逃走了,我还是从里面我读到一丝不屑。
 
  混球女人,我在心里暗暗骂道,果然是个只知道附庸权势的婊子。有一天让 我得着机会,一定让你好看。
 
  我这人还这没有自己平常认为的那么大度。在给雪旋上铐的过程中,没少给 她吃苦头。这个铐子咱也是头次玩,不是特别明白,来来回回弄了几次,才算弄 好,但是貌似弄得比较紧,雪旋哎呀哎呀的叫了好几声,眉头皱的紧紧的。当我 把两只手腕都铐在健身器材最上面的横杆上时,这个女人便差不多是被成功吊起 的燕子。看着她那不雅的狼狈像,颇有些另类的征服感。过程中我也不避讳我那 已经硬起的裆部,借机会在雪旋身上狠狠顶了几下,算是过了把干瘾也顺便报了 点被蔑视的仇。
 
  过程中雪旋反倒相当配合,真是个明白女人。
 
  「弄好了没有,快点走啦,」紫倩不耐烦的问,然后她把怀里的衣服扔在雪 旋脚下,「雪旋阿姨,不用我告诉你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吧,你要是不 老实的大喊大叫,咱们可就真鱼死网破了。」
 
  「哼,不用我做什么吧,」雪旋冷冷一笑,「你们能走出去,那可真是奇迹 了。」
 
  「这样最好。雪旋阿姨是聪明人。」紫倩说完转过身看着我,「过来帮忙, 我们走。」
 
  我走过去,和紫倩两个人架起那个叫凝香的女人,她的身体有些沉,同时在 微微发抖,我闻到她身上有种带着香气的汗湿味,女人的味道。我拉着她的胳膊 把她架在肩膀上,女人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我能感觉到她有些抗拒。 
  从高大厚重的密封门里走出来,外面是静悄悄水泥灰色的狭窄过道。过道上 方昏黄的白炽灯隔很远才有一个,这个地下迷宫到处是转弯,像是没有尽头。我 很快就就彻底失去了方向感,只是努力抗着这个女人不停的走,拐弯,走。 
  女人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也越来越沉,紫倩帮不上什么忙,最后她半 个身体都压在我身上,走路也踉踉跄跄。如果背着她兴许还能走的更快一些。 
  「紫倩,……紫倩……他……他……是……谁?」女人喘息着,颤声问到。 
  「救你的人。」紫倩小声的说,「别说话啦,我们快走,就快出去了。」 
  「嗯,」女人闷哼一声。吃力的向前迈腿。
 
  又转过一个拐弯,空气中参合着淡淡的烟味。在昏黄的光线中,身穿一套黑 色紧身皮衣把她娇俏身材雕刻的玲珑紧致的女人正半依灰突突的墙壁,手里夹着 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悠闲的吞云吐雾,淡蓝的烟雾从她微张的红唇中轻轻吐入 空气。似乎觉察到我们的到来,她回过头,静静的望着我们。
 
  「你想做什么?」紫倩警觉的跳到我们身前挡住。然而我并没有发觉我肩负 的重量有所增加,呵呵。
 
  「我?」那个女人淡淡的说,「不想做什么,只是好奇来看看是谁有这么大 胆,不怕死来跟太子做对。」
 
  「那你看到了?」紫倩问到。
 
  「看到了,你也就算了,预料之外,情理之中。不过这个傻小子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这么干会把命丢了吧。」那个女人说到,「还是说你骗了他,没跟他说 实话?」
 
  「你看完了,你还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不做什么。顺便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帮你们进来的人已经从这 个星球上消失了。」那个女人轻描淡写的说到。「小伙子,你好自为之哦,现在 放弃也许还来的及。」
 
  「你说的消失是什么意思,是死了么?」我一阵慌乱,无法忽视这个消息的 含义,干脆开口问到。
 
  「别听她的,她是瞎说的。」紫倩在旁边着急的喊。
 
  「你说呢?」那个女人看着我,一脸戏谑的说。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个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腰杆笔直的身影如今好似还在 眼前。
 
  「你别听她说的。」紫倩几乎是扑在我身上,用力的摇晃。完全不顾我还架 着一个半昏迷的人,都快被摇倒了。
 
  「谢谢你告诉我,」我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拉着紫倩,稳住身形,「我们可以 过去了么?」
 
  那个女人没说什么,像是失去了兴趣,转过头去,抽出另一支香烟,点上。 
  紫倩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狠狠的白了她一眼。
 
  那个女人全当无视,只是狠狠的抽了一口手里的香烟,那支香烟立刻发出明 亮的火光,瞬间燃烧掉自己大半的生命,变成灰烬,然后悄然在她指尖飘落。 
               第十五章
 
  当我们三个人从地下走出来时,我长出一口气,大口大口呼吸外面的新鲜空 气。除了那个奇怪的皮衣女人,整个逃离过程安安静静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紫倩没有带着我原路返回,干脆在院子里找了辆警车。把我和这个叫凝香的 女人一起塞进后座。
 
  「照顾好这个女人。」紫倩说完坐进驾驶位。熟练的关门,发动,开走。 
  警车从大院的正门堂而皇之的开出,门口站岗的警察还举手向这辆车行礼。 
  一切在我看来,显得是那么荒谬。
 
               第十六章
 
  已经是凌晨的深夜,城市已经昏睡不醒,即使是路过的最繁华,最灯红酒绿 的地方,也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一个个门店的霓虹灯招牌们仍静立在那 里孤独的闪烁。
 
  警车后座里这个叫凝香的女人几次爬上我的身体,每次我都把她推开摆正, 可要不了多久她就又软软的躺到过来。如果只是软在我身上也就罢了,她的手还 在我的身上软软的四处乱摸,嘴里含糊不清的呜呜咽咽说个不停,可是也完全听 不懂她在说什么。
 
  不过人如其名,凝香,她那女人幽幽的体香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清晰可闻,不 似香水或淡雅或浓烈,而是参杂着女人的肉香。莫非她的肉也是香的么。加上她 身体薄薄的汗湿,这诱惑的味道就更浓重了。
 
  如果不是她特殊的身份(这身份显而易见),说不定我早已经趁机在她诱人 的身体上大占便宜。作为男人,有时候该忍还是要忍,实在忍不住了另当别论。 
  不过我下面的伙计可就没有这种自觉性了,在和这个女人纠缠中早就竖的笔 直,硬的像根木头杈。敏感的头部隔着我的裤子和女人的衣物狠狠顶在凝香的身 上。这就不是我能顾得了的了。随着凝香不停的扭动的身体,被磨蹭的快感让我 几乎都要哼出声来。然而凝香却像是毫无觉察。
 
  「紫倩,紫倩」,凝香哼哼着,终于喊出能听明白的话。
 
  「我在开车,一会就到了。」紫倩说。
 
  「紫倩,紫倩」,凝香伸出手在空中挥舞,像是要抓住什么。
 
  紫倩回头看了一眼,「抓着她的手。」紫倩说到。
 
  我伸出手,抓着女人乱挥的手,她的手非常的细嫩,跟那些年轻的女人比也 没有什么区别。
 
  凝香紧紧捏着我的手,握的我都有些痛。
 
  「不对,」女人愣了愣,把我的手狠狠的甩开,「你不是紫倩,你是谁?」 
  我无言以对,不知该说些什么?
 
  「别闹,」紫倩说到,「是好人,是来救你的人。」
 
  但是凝香却像发了疯一样,用力摔打,用脚踹。不知她哪里来的力气。 
  「骗人,你不是紫倩,你是个男人,你是骗子,你是骗子!」她大喊大叫。 
  「摁住她,要不我怎么开车!」紫倩说。
 
  我扑过去,想按住凝香,可是脸上迎面就挨了一拳,脑袋立刻迷迷糊糊的, 紧接着就被挠了两下,又挨了几脚。
 
  车前面传来紫倩的笑声,「对不起,我忘了,你打不过她。嘿嘿」,像是这 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喂!凝香,你别闹了。我告诉你,他就是你老公沈飞军。」紫倩回头说。 
  凝香真的立刻安静了下来,「你真的是飞军?你真的是飞军?」她嘴里念着 又靠了过来。
 
  凝香努力的睁着眼睛看着我,但是却认不出来。
 
  「告诉她你是她老公沈飞军。」紫倩说到。
 
  「不太好吧」,我小声说。
 
  「快点。」紫倩不耐烦的说。
 
  「你好好休息下,」我的手又再次被凝香握住,「我是你老公沈飞军。」我 没有底气的说。
 
  「你真的是么?」凝香问到。
 
  「我是你老公沈飞军!」我无奈的大声说到。
 
  凝香仍然愣愣的看着我。
 
  「我!是!你!老公!沈飞军!」我几乎是对着她喊了。
 
  「你,你,你,呜呜」,凝香突然失声痛哭起来,她把脸埋进我的怀里,双 手紧紧的紧紧的搂住我,「你怎么才来救我。」
 
  「你为什么才来救我!你为什么才来~,呜呜呜呜。」
 
  一个女人要伤心的什么程度才能如此痛哭。她的泪水湿透了我的胸口,我只 能也用手搂住她,代替一个本该在这里的另一个男人抱紧她,让她哭个痛快。 
  「你为什么才来~」带着啜泣的哭音,凝香一遍又一遍的问。
 
  然而我无法回答。
 
  「那么久才回来,你还爱我么?」凝香抬起头,伸出手爱恋的抚摸着我的脸。 
  「你瘦了。」她说。
 
  想来能跟她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然后生个超级小魔星的男人定然是个身材 高大的壮男了。
 
  「我要你,」凝香说的柔情似水,一双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身体压着我扭动着。
 
  「紫倩!」我无奈的喊到,声都变音了。
 
  紫倩回头看了一眼,「让她安静下来啊。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我一阵无语。
 
  无奈下,我打算还是先控制住凝香。手臂刚刚环上她的腰身,凝香立刻哼唧 的更厉害了。她越发紧紧的搂着我,脑袋凑过来,眼睛眯着,小嘴撅着就要亲过 来。
 
  我连忙把脸侧开,于是凝香就亲在我的耳朵后面,嘴里喘出的热气就喷在我 的耳根,弄得我痒痒的。
 
  这样还是不行啊,我打算把她搬起来,可凝香的身体软的像泥,试了半天也 没办法。反倒让她哼叫的更响了。
 
  跟凝香在后座上折腾着,虽然我努力的避免,但是跟她的身体的接触和纠缠 让我的反应越来越大,最后终于欲火焚烧。我的心脏砰砰的狂跳着,如果不是顾 忌紫倩,我早就精虫上脑,开始男人的征伐之路了。但即使这样,我也已经开始 有意无意的去触碰凝香的敏感部位。
 
  每次当我的手有意无意的撩过凝香的胸部和大腿内侧的时候,凝香自然也会 哼叫,但也不是很特别,相反人还会老实一点。紫倩在车的前座似乎也没有察觉。 渐渐的,我邪恶的左手隐隐的隔在凝香的胸部下面,而凝香没有察觉似的仍然不 停的扭动身体,让我的手大爽一把,那饱满的胸球就在我的手掌里挤压,变形, 让我充分感受它的弹性。
 
  我的呼吸也急迫起来,另一只手往凝香的下身私处探去,我不知道自己为什 么会发抖,整个右手颤抖的厉害实在是太丢人了。但我还是哆哆索索无法自拔的 探到凝香的两腿间,轻轻的握住她的私处。凝香没有特别的反应。这种偷的感觉 让我浑身都无比舒爽。我再也忍不住,用力的把手钻进凝香两腿间深处,整个握 住,不断用力,直到感受到手掌与她下身隆起的性器紧紧贴合。虽然隔着布料, 我也能感受到她整个性器的形状。
 
  我深深喘了口气,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我的手掌开始用力的在凝香的阴部揉 捏,即使隔着裤子我的手指也在用力挖掘,想要弄开凝香的肉缝。凝香似乎也感 觉到了,她停下了上半身的动作,小腹开始用力在我的手上压迫磨蹭。臀部起伏 扭曲,配合着我的动作,脸则深埋在我的怀里哼哼着。
 
  我和凝香的身体都有些僵硬,我们抱在一起喘息着感受着。黑暗中我的右手 和我右手中她的下体在疯狂运动,不断的挤压,抠挖,揉弄。
 
  「呜呜,」凝香的嘴里哼出长长的夹杂快慰的呻吟,她猛的绷紧身子,阴部 不顾一切的用力狠顶。我的手指也用力的反抠着她的肉缝,隔着湿漉漉的布料, 一阵热流猛的浸润我的手指,凝香的阴部抽搐着轻轻从我的手上离开。她趴在我 的怀里沉沉的喘息。我的右手经过猛烈的运动,这时候也累的停了下来。 
  后车厢里安静下来。紫倩向后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第十七章
 
  紫倩住的是一处高档小区,四周都是高高的塔楼。她把车开进地库,然后和 我一左一右架起昏沉沉的凝香,走进电梯,紫倩按下32层。
 
  我还是第一次来紫倩的家,三室一厅,标准的普通人家,装修的风格宁静温 馨。四处能看到紫倩和凝香的合影。墙壁上大大的全家福合影里也能看到一位面 带笑容,身材矫健目光囧囧的男人,男人用胳膊拢着一位身材性感苗条风情万种 的女人,而那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4,5岁可爱的小女孩。
 
  我和紫倩把凝香扶进一间大卧室,把她放在床上。在把凝香弄进家门的时候, 大约是把她弄醒了。经过刚才又一次的泄身,凝香有些清醒过来,她挣扎着爬起 来半依着床头,努力的睁着眼睛,像是要搞清楚这一切。
 
  「紫倩,」凝香缓缓的说。紫倩无奈的过去扶住她。
 
  「这是哪儿?」凝香问道。
 
  「这是家。」
 
  「发生什么事了?」凝香不停的摇晃着脑袋,头发都摇的批散开,像个宿醉 方醒正在一边头疼一边回忆的人。
 
  「我们把你从太子那儿救回来了。」紫倩说。
 
  「太子,」凝香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下意识的用手在自己胸口和下身不停的 摸索着。
 
  「没有啦,没有啦」,紫倩着急的说,「没有出事啦。」
 
  「哦~ 」,凝香像是长出一口气。
 
  「他是谁?」凝香抬起头来,盯着我,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
 
  「他是和我一起去救你的人。」紫倩撇撇嘴说道。
 
  「哦~ 」,凝香努力的看着我,陷入沉默。「让他走吧」,接着她冷冷的说 道。
 
  卸磨杀驴啊,我在心里说。连个感谢也没有。不过无所谓,本来就是帮忙的。 也是时候离开了。
 
  「紫倩,那我先走了啊。」我向紫倩打招呼到。
 
  「不行!你的事还没结束呢。」紫倩干脆的拒绝。
 
  「还有什么事情?人不都救回来了么。」我奇怪的问。
 
  「还没有解毒。」紫倩说。
 
  「解毒?」我好奇的问道,「什么毒」
 
  「性毒,」紫倩说,「她身上的毒,得要男人才能解,这里就是你了。」 
  「不是吧。」我有点不敢想像要发生什么。
 
  「没错,这种东西只能靠做爱还有男人的精液去解。没别的办法。」
 
  「不行!」我和凝香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这种事情不都是假的么,早就辟谣了,所谓的女性催情剂,基本都是没有 什么效果的啊。都是假的啊。」
 
  「是吗?」紫倩冷哼一声说,「还有什么拍花也都是假的是吧,如果人人都 知道真有这样的东西,那这个世界不是要乱套。」
 
  「如果没有效果,太子又怎么会让那个该死的老头去注射H3女用催情剂。」 
  「这……」我有些动摇了。
 
  「紫倩,你让他走,我宁可死也不会跟你爸之外的男人的。」凝香说话的时 候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切,你根本忍不住啊。」紫倩讽刺的说,「你以为你是谁啊,真的是冰清 玉洁无欲无求的女神啊。」
 
  「不行,我宁可死也不会做的。」
 
  「你每忍一次,你积累的欲望就更强烈,直到彻底失去理智。」紫倩说道, 「我不想没了爸爸,连妈妈也疯了。」
 
  「你~ 」,凝香喘息着,「我们陈家的女人不是他们嘴里的淫娃荡妇,我一 定能忍住。」
 
  「切,别装了,你刚才在车上就没忍住,你已经和他做过一次了。再好好做 一次怕什么?!」
 
  「什么?」听到这话,凝香激动的身体都抖了起来。「你说的是真的?」 
  「喂,话不要乱说,我可没做啊。」我忍不住说,这样背黑锅可受不了。 
  「是真的?」凝香根本不理我,只是盯着紫倩问。
 
  「当然啦~ ,」紫倩回答,「你还很嗨吗。」
 
  「真是这样么,」凝香抬起头看着我,脸上惨然一笑,「我果然守不住么。」 
  说着,凝香的手在枕头下面一划,摸出一把乌黑锃亮的手枪,她的胳膊颤抖 的,却擎起手中枪对准了我。
 
  「你要干什么?!」紫倩吓了一跳,跳过去推开凝香的胳膊。
 
  「砰」,枪声在房间里回荡,震耳欲聋,子弹在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上蹦跳, 带起一溜火花。我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我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心里懵懵懂懂。
 
  紫倩夺走了手枪。「你要做什么啊,你要做什么啊。」紫倩用拳头狠狠地捶 打着凝香的身体,她呜呜的哭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我对不起你爸,」凝香毫无反应的任凭紫倩用拳头打着。「我也没带好你。」 说着,她竟然也哭了。
 
  「你也是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你都为他受了十年了,还不够么?」紫倩哭 着,「你就不能像正常女人一样活着么?」
 
  「再说,我爸已经不在了,你还不能放开活着么?呜呜~ 」
 
  我无力也无语的看着这一幕。我能怎么办。
 
  「扑,」一声轻响,凝香身体慢慢软下去,紫倩爬起身子,手里攥着一个圆 筒样的东西。
 
  「怎么啦?」我被吓了一跳,问道。
 
  「没什么,镇静剂。」紫倩朝我摇摇手中的小圆筒。她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 水。
 
  「这个女人今晚交给你了,你要让她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性爱,不要辜负我啊。」 她说道。
 
  「这,不行吧。她可是……」我犹豫到。
 
  「不就是我妈么,我都不在乎,你怕什么?怎么,还要我也留下来一块陪你 么?」
 
  「不是,这个,还是有点……」
 
  「放心,她再醒过来肯定就又发情了。不会再开枪打你的。不过你今晚要是 表现不好,没让她尽兴,等明天她醒了,没准会一枪打死你也说不好。」 
  「不是吧……」我真的有点胆怯了。
 
  「你让她尽兴了,你就是她的人了,她明天一定会放你一马的,相信我吧, 我很了解她。」紫倩说道。
 
  「别胡扯了,我要走了。」我说。
 
  「恩,要不这样,为了你的安全起见。」紫倩话说了一半,又翻身爬回床上, 伸手从枕头下面摸出两幅手铐,把凝香的两只手都拷在床头上。
 
  「现在,你安全了吧。」紫倩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