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妒君霸梅]
[妒君霸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妒君霸梅
 

 
***********************************   男主角:潘沁风
   女主角:柳心梅
 
  内容简介
 
  霸道真的是男人的天性!
 
  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他也硬要ㄠ上男女关系把她佔得「死条条」、爱得 「歪歪叫」
 
  哪还有当初偷跑离家的「雄心壮志」?!
 
  他倒好,所有的「运动」一手包举凡能「尝鲜休憩」的地方都一定带着她留 下「到此一游」的「性福」回忆可她都已经尽可能的「身体力行」了他却连一个 合理的请求都不给她些些响应更令人羞到骨子里、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是他不但大 方让人欣赏他俩的鱼水之欢还道她的配合度高,连烟花女都自叹弗如…
 *********************************** 

               妒君霸梅1
 
***********************************   不将你的抗拒放在心上
 
  男人兽性的一面已被彻底唤醒……
 *********************************** 
                第一章
 
  一阵细雨落下,带来些许的凉意,柳心梅忘我的注视着下着细雨的夜空。 
  大厅另一边热闹无比,还有漂亮的烟火可以看,因为她的大姐今天要出嫁了, 所以爹跟亲朋好友一起喝酒庆祝,好不开心。
 
  也难怪爹爹会开心,因为姐姐是他的心头肉,宝贝得不得了,而她……只不 过是男人逢场作戏的错误结果。
 
  本来她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怪她那个痴情得令人心疼的娘,她 以为孩子可以为她换来不悔的爱情。
 
  直到五年前,母女两人度过了生平最漫长的夜晚,她的娘亲终於在不甘愿之 中闭上双眼,留下她一个人孤孤单单。
 
  也许是良心醒了,也许是罪恶感作祟,她那不负责任的爹柳万里,一个堂堂 的县太爷,那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决定让她和娘的牌位认祖归宗。
 
  如今,进来柳府五年,十六岁的她离独立自主的日子不远了。
 
  可以离开这个家,一个人自由自在安静的过日子,那将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 
  只是,她还不行,因为她答应过娘亲,不可以再像她一样,太过随性而毁了 将来。
 
  女人的未来是什么?心梅坐在窗边无语的注视着满天烟火,心想雨怎么不下 大一点,这样就点不了烟火,她也不用羨慕另一个女人的幸福、快乐。
 
  手边的包袱快整理好了,她叹了一口气,白皙的脸出奇苍白,她并没有任何 的表情,再把自己喜欢的两本书放好。
 
  心梅想到自己那从没有喊过一声爹的男人。今天是姐姐出嫁的好日子,听说 那个人替他的宝贝女儿找到一门人人羨慕的亲事,也就是当今皇上的弟弟——十 二皇子。
 
  这可以说是麻雀变凤凰,转眼成了皇亲国戚了。
 
  那个人得意极了,所以竟开心的也给她一大个红包,要她买新衣服和胭脂花 粉,把自己好好打扮一下。
 
  然而,在她的心目中,她需要的是一个全新的生活。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房门口,「小梅?」
 
  是吴大哥!她急忙冲过去打开门。「吴大哥!」
 
  「大家都睡了,咱们走吧!」
 
  「嗯!」她用力的点点头,捉起包袱便要往外走。
 
  「等一下!刚下雨,你把披风带着,免得着凉。」吴允天贴心的说。
 
  「好。」心梅小声的应答,脸上透出少女的羞怯,显得十分迷人。
 
  「走吧!」
 
  「好。」
 
  两人安静的迅速从柳府后门离开,一路上,他们都不敢掉以轻心,走到了湖 边才松了一大口气。
 
  「小梅,到这里应该就安全了。」
 
  「嗯!」
 
  「等一下接应我们的船就会到了,你先坐一会儿,我去买些吃的好在路上吃。」 
  「好。」当他要走开时,心梅又叫住他,「吴大哥!」
 
  「什么事?」
 
  「快去快回好吗?我会怕……」
 
  「小傻瓜,我马上回来。」
 
  望着吴允天帅气的背影,心梅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己为什么对他始终只有淡淡 的情怀,虽然对他的情意比朋友多一点,却又不似情人。
 
  吴允天是个正直、有责任心的人,心梅在柳府的这五年来,他一直都很照顾 她,但他只是一名长工,所以不敢对她有任何表示,一直到他契约期满、可以离 开柳府时,她才哀求他一起带她走。
 
  微闭着眼,心中在焦急之后开始浮现了不安,她不确定自己这样的决定会不 会太冲动了。
 
  就在此时,她感到有个充满压迫感的视线自她的右方逼视过来,她抬头一看, 迎上一双深邃的眼眸,她颤栗了一下,连忙低下头。
 
  一个陌生的男人。心梅明白现在已入夜,她一个弱女子在湖边,普通人都会 忍不住多看她一眼的。
 
  只不过,那双眼眸的主人很难令人忽略,他……好俊……
 
  在她发觉之前,她又忍不住抬起长睫望向他,发现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 气质,回望她的俊脸只有冷冰,没有表情的坐在那里一瞬也不瞬的注视着她。 
  一时之间,两人四目交接,她也忘了该回避他的目光,才是一个好女孩的矜 持表现。
 
  他认识她吗?还是她认识他?但不可能是后者,因为如果真见过这么一号人 物,她不会忘记的。
 
  突然,他俊美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令人很不自在的笑,见状,她马上别过头, 心头忍不住的怦怦跳,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形。
 
  真是的……她在紧张什么啊?不过是个陌生人……
 
  这时,吴允天兴匆匆的跑了回来。
 
  「小梅!小梅……」
 
  「吴大哥!」
 
  「走吧!」
 
  「哦!好的。」
 
  她起身跟着吴允天走着,在和陌生人擦身而过时,却听到一个充满磁性的声 音用只有她可以听到的音量说——
 
  「我要你。」
 
  什么?!她猛然抬起头,却迎上一抹无法猜测的笑容,彷彿是一只噬血的黑 豹看中了最满意的小猎物。
 
  「怎么了?」吴允天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同时望了陌生男人一眼,但他不知 道她和对方之间有发生这一幕。
 
  心梅用手摸摸自己的脸颊,觉得有点好笑,她安慰着自己方才的一切不过是 自己的幻想罢了。
 
  一个月后,心梅来到吴允天的家乡,不过,她希望可以一人住,过独立自主 的生活。
 
  所以,吴允天住在他自己的家,她则住在离他不远处的一间小平房里。 
  今天,跟往常一样,她一个人坐在小屋前的院子里。
 
  微风轻拂,午后阳光令人懒洋洋的,她正专心的缝制着一个又一个精緻的绣 花包。
 
  吴大哥说她的绣花包很受欢迎,一下子就卖光了。
 
  她很高兴有这项技能可以赚钱,以后她应该也是这样过下去。
 
  「小梅!」
 
  听到吴允天的呼唤,她抬头一看,却见他似乎很兴奋的往她的方向跑过来。 
  「好消息、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瞧你跑得喘吁吁的。」她递了条手巾给他擦擦汗。
 
  「我找到工作了!」
 
  「真的?」
 
  「是潘府的杂工,待遇不错,也可以住在那里,这样子我也不用待在家中看 大嫂的脸色了!」
 
  虽然是自己的家,但父母亲已经过世,家中也是大哥和大嫂在当家作主了, 他回家来,反而觉得是多余的。
 
  所以,他很积极的找一个可以离开家里的工作地点,很幸运的让他找到了。 
  「真是太好了!可是……那潘府的人好吗?」
 
  「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去看我啊!只要你常来看我,再怎样辛苦,我相信自 己都可以撑过去的。」他的口吻十分温柔。
 
  心梅十分明白他对她的好,只是她目前一个人很好,不想再有另一个人介人 生活,所以她决定装傻,微笑带过。
 
  「你就像是我的大哥一样,我当然会常常去看你,只希望你别嫌烦就好。」 
  吴允天知道她又在逃避他的暗示,但他不介意,他知道她的性子,她是个特 别的女人,一个外表柔弱像朵小花,但内心却坚强、独立的女子。
 
  他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好!你说到就要做到,还有,来的时候别忘了做 些好吃的小点心给我,只要吃上一口,我就可以生龙活虎一整天!」
 
  心梅也笑出来,「瞧你说得这么夸张,不过我不会忘记的。」
 
  「那就一言为定了!」他开心的说。「对了!今晚你别煮饭了,我请你上馆 子去!」
 
  「可是……」
 
  「别可是了,就当庆祝我找到好工作,而未来也可以比现在更顺利、更好运!」 
  听到他如此诚恳的邀约,心梅只好点头答应。
 
                第二章
 
  秋天来了。
 
  心梅独自坐在潘府的后花园,四周围都安安静静的,没见到半个人影,她抬 头望着晴朗的天空,感受着阵阵微风吹拂。
 
  嗯!好舒服……
 
  也许就是这样舒服的一个下午,她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待她醒过来时,已 经是晚上了。
 
  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她睁开眼,人还在迷濛之中,身上却有股沉沉的、重 重的感觉扰着她……
 
  「睡醒了?」
 
  一张放大的俊美脸庞大剌剌的出现在她的正上方,令她的心猛然一跳,几乎 惊叫起来。
 
  「你……啊!」
 
  她还没来得及起身,已经被陌生男人压住,一股令人作呕的酒味直窜她的鼻 息。
 
  她皱了皱眉。原来是喝醉了!
 
  「你……」
 
  「你怎么会出现?我在作梦吗?」
 
  「不……我想你是喝醉了……」她想推开他,他却动都不动,双手把她抱得 紧紧的。
 
  「对!我一定是喝醉了,不然你怎么会出现在我面前呢?」他灼热的呼吸喷 拂在她的脸上,他的体温传来,火热的感觉浸透她的全身,几乎使她窒息。 
  「喂!你是谁?快点放——」话未说完,他的唇已经霸道的封住她的。 
  心梅被吓坏了!她从没被人家亲吻过,更别说是被一个陌生人如此霸道、迫 切的夺吻了!
 
  她吓坏了,只能僵硬的张大眼,任由他湿濡的舌头侵入,挑逗着她的舌。 
  「唔……」她红着脸用力挣扎,仍旧挣脱不了男人强悍有力的拥抱。
 
  「自从那天看到你,我就告诉我自己,潘沁风,这个是你这辈子唯一想要的 女人,无论如何也要得到!」
 
  心梅的脸更红了,心跳更是飞快。
 
  「求求你……求你说你对我也有相同的感觉……」他醉言醉语的。
 
  她怎么可能会有感觉?她跟他也不认识,再说他的醉话哪能相信……
 
  但她也不敢大叫,因为万一惊动了其他人,可是会连累吴大哥的,因为潘府 入夜后是不准有闲杂人等出入,被发现后果可不得了。
 
  她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冷静下来等待机会好挣脱他的拥抱。
 
  但是,她想得太简单了,当她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他的手不知何时竟然解开 了她的衣裳,探入衣内覆上了她的酥胸!
 
  她花容失色,想推开他,但他并没有放开她,反而更快的抓住她的手,压在 她的头两侧,他用牙齿热切的轻咬着她的颈项,他的重量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不要……放开我……」
 
  「不!我不放!」
 
  「你这个登徒子!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要大叫了!」
 
  「你叫啊!最好叫大声点,把所有人都引过来。」
 
  「无耻!」
 
  她伸手想给他一巴掌,谁知手才在半空中就被他一把捉住。
 
  此时,被黑云遮住的月光透出了脸来,她这才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是他?!
 
  是那天在湖边一直盯着她看的陌生男子!
 
  「今天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的。」
 
  「什么?不要……啊……你要做什么?啊……不要……」她挣紮着想逃,他 却扯下她的腰带绑住了她的双手。
 
  「这下子你就逃不了了!」只见他俊美的脸庞泛起一抹令人不安的笑容。 
  「你不可以强迫我!这可是犯法的……」她都没说完,他已经伸手捏住她的 下巴,逼她面对他。
 
  「谁教你长得这么合我的胃口,这一次我要定你了!」说完,他便给她一个 火热的吻。
 
  「不……放开……」
 
  她害怕极了,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已经喝醉,他当然不会将她的反抗听进耳中, 相反的,她的挣扎反抗反而更加刺激他身为男性的兽性一面。
 
  「你好香……」
 
  他的话以及动作令她一张粉脸红到不行,从来没有男人这样碰触过她,而她 的身体竟也被他挑起一种前所未有的火热。
 
  不!这是不对的!
 
  「不要……住手……」
 
  「别挣紮了,我会好好疼爱你的。」他将绑住她双手的腰带向后绑在树上, 这样她便只有双手高举的任由他摆佈了。
 
  不行!若再不求救,只怕她的清白就要被毁了!
 
  这时心梅已经顾不得潘府的规定,只是,当她想大叫时,他却粗暴的扯裂她 的衣裳。
 
  「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她急得眼泪都流下来了,但是,拚命挣 扎的结果却是更加刺激起他的欲火。
 
  眼前扭动的娇美女体性感的诱惑着他,可爱清丽的小脸蛋泛着迷人的红晕, 全身如雪般的肌肤正透出迷人的樱红,再加上酒精的催化,他体内的欲火早已熊 熊燃烧。
 
  他的唇落在她诱人的颈项,狂烈的吸吮着她比白丝绸缎更加柔细的肌肤,一 手抚上她的胸,在充满弹性的浑圆上爱抚着、揉捏着。
 
  「不……」
 
  她想挣开他,身子却在他的碰触下逐渐颤抖起来,体内开始产生一种无法言 喻的销魂快感……
 
  怎么会这样?她羞赧的闭上双眼,企图阻止自己再有这种羞死人的感觉,然 而她越抗拒就越加敏感的感受到他的每一个动作。
 
  当他张口含住她凸起的小乳尖时,她的身子似被电到似的,她想闪躲,但他 双手紧抱住她,还将脸埋入芬芳馨香的丰乳间,贪婪的吸吮那份甜美。
 
  「我不要……饶了我吧!不要这样……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心梅上身往 后仰,此时盘着的长发也散落,在夜空中随风飘散。
 
  他并未理会她的苦苦哀求,只是沉溺在眼前诱人的享受中,大大的手掌温柔 地轻揉充满弹性的酥胸。
 
  「真美味……」他边含糊的说,一边吸吮着她的小乳尖。
 
  只见他轻轻藉由舌尖让唾液沾上蓓蕾,并且围绕着乳晕拚命的舔着。
 
  他像小孩子一样的贪恋着她诱人的酥胸,她只感到一阵阵热潮从下腹传上来, 身子也越来越无力了。
 
  毫无预警的,他猛烈的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低下头就像是飢渴很久的深深吻 着她,他的舌无情的强迫她不肯张开的唇瓣,在她的挣紮下侵入了她的口中,尽 情的汲取着她口中的甜蜜,强逼着她跟他纠缠不休。
 
  「放开我!不要碰我!」
 
  双手被绑住的美丽娇躯在月光的照射下不停蠕动着,更加诱惑、煽动着他潜 藏在体内的火热炽欲。
 
  她不知道自己的反抗反而更加刺激起他的征服欲,眼前的他在酒精的催化下 已经失去理智,脑中部只想着要佔有她温暖甜美的身体,舔捏着她嫩白的双峰, 像个贪婪的小孩一样吸吮着。
 
  「你……放开我……」心梅颤抖的说着,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般, 而眼前的男人是只野兽,就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再说,如此一来她美丽的身体就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而少了腰带的衣服也 半露出她掩不住的春光。
 
  这样羞辱的姿态令她全身无力的颤抖着,只能别过头逃避他火热的目光。 
  「不要这样……」
 
  「怎么了?会害羞?」他不客气的伸手探入她的衣裳中,马上一边一个摸上 去,绕着她的粉红稚嫩、娇艳欲滴的乳峰使劲儿搓揉起来。
 
  手指轻浮的拉扯挑逗着她敏感的小乳尖,心梅迅速的感到舒畅电流流过她的 全身。
 
  他的手一把抓住她的衣服然后用力一扯,这下子她的身体再也没有任何衣物 遮掩,只见她雪白柔嫩的玉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不要……」她别过头、闭上眼,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娇羞屈辱的感觉令她 感到难受。
 
  他目光舍不得离开的注视着她一丝不挂的女人躯体,顿时感到全身血脉偾张, 他忍不住屏住气息望着月光下她雪白无瑕的诱人娇躯。
 
  白皙的肌肤因为羞赧而透着红润,一双又白又嫩的丰乳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 颤抖着,粉红色的乳尖也在他炽热的注视下不由自主的变硬,再从纤细的腰身一 路来到修长匀称的玉腿,他的目光最后落在她迷人又神秘的三角地带。
 
  他再也按捺不住了,双手捧着她细嫩泛红的粉脸,「你甜得就像蜂蜜,完全 合我的胃口,让我想要一口吃了你!」
 
  他嗅闻着一股熟悉又迷人的乳香,爱极了她的身体散发出来的诱人香味,他 着迷的在她的颈项以及秀发间闻着。真好闻……
 
  「放开我……求求你……不要……」她想要挣扎,但是他的双手却滑到她的 酥胸,用力的捏弄,拉扯着小小的粉红色乳尖。
 
  心梅又白又嫩的雪乳摸起来柔软又结实,尤其是圆浑浑、挺翘翘的形状,简 直诱人极了,而胸前白嫩如脂的细腻肌肤,摸起来光滑如缎。
 
  他粗糙的大手摩擦着她细嫩的肌肤,令她觉得自己逐渐迷失在他的爱抚所带 来的极度欢愉之中。
 
  他低下头张口含住一边的乳尖,在她红艳的乳尖上又舔又吸的,迷恋着她那 少女独有香甜白嫩的初乳滋味,彷彿就像是在享受着人间美味。
 
  「啊……啊……不要……求求你……」她无意识的发出销魂的呻吟,她的身 子就像火在烧一样,只能不断在他的身上磨蹭着,她呻吟难耐的模样在他的眼中 形成诱人的景象,一再撩拨着他的情欲。
 
  他的吻如火焰般落至她的每一寸肌肤,彷彿要在她雪白如玉的肌肤上烙下属 於他的印记。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求你……」她苦苦的哀求着他放了她,她不 能这样任由他为所欲为。
 
  「你是我的!我的!没有人可以抢走!」他用着霸道又充满佔有意味的语气 宣示着。
 
  「你眼中还有没有王法?」她着急的啐了一句。
 
  「别忘了,现在是你自己来我家勾引我的,而举凡这里的人事物都属於我, 所以你也是我的!」
 
  「什么?!」她倒抽一口气。
 
  他的唇来到她平坦的腹部,舌尖挑逗的在她的肚脐上舔画着圈圈,她的身体 马上产生一阵强烈颤抖。
 
  「我就算不讲理又如何?没有人可以阻止我要你的决心。」他要这个女人, 一定要!不止是身体,还有她的心。
 
  「什么……啊……」
 
  心梅被他揉捏得一阵酥麻,娇嫩的身子被他的魔掌偷袭,教她发出阵阵娇吟, 她想挣脱,但全身被他紧抱着,丝毫不能动弹。
 
  「不!」
 
  她无助的尖叫,呼吸越来越粗重,娇俏的脸庞由淡淡的粉红转变成嫣红,双 目亦显得明亮起来,燃烧着熊熊的情火。
 
  「不……不……求求你……」
 
  她的皮肤发烫,小嘴不停的娇喘着,他的唇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来到女性最 神秘的两腿之间……
 
  「啊!不要这样……」她想要阻止他蹲在她面前。
 
  他不理会她,只是将她的右脚抬起来放在肩膀上,如此一来,她的私处更加 无法躲开他飢渴火热的目光。
 
  「你已经湿了呢!」他坏坏的说。
 
  心梅又羞又气,却怎样也没办法挣脱。
 
  潘沁风发现自己的下腹窜流着火热感,让他胯下的坚挺变得更加肿大。 
  她的私密处已经因为娇羞还有他的爱抚而变得湿润,正缓缓流出透明的爱液, 渐渐沾湿了她白嫩的大腿。
 
  他的手用力将她的双腿分开,在她来不及反抗时,他的唇已经霸道的佔有了 她的花唇,粗暴又狂野的吸吮着她甜美的爱液。
 
  「天啊……啊……不要呀……」她失控的呐喊着,全身不由自主的颤动,无 力反抗他的强烈攻击,因而流出更多蜜液。
 
  「我是很希望听到你的叫声,但若太大声的话,可是会坏了我的事呢!」 
  他虽是潘府一家之主,但若让别人发现的话,一定会打断他的好事,所以, 他拿出她的丝巾塞住她的小嘴,「先忍耐一下吧!」
 
  「呜……」她拚命的摇头。
 
  「不要担心,等一下我就会让你舒服得说不出话来的。」
 
  潘沁风用宽厚的大手轻揉她红嫩的小核心,感觉着她已经动情膨胀的花瓣, 他的手指便侵入她湿润的体内开始缓慢抽送。
 
  突来的舒服快感令心梅忍不住呻吟出声,但因为双手被绑,所以她只能整个 人弓向他,双腿无力的颤抖着。
 
  他的手指持续进出她紧密又温暖的花穴,一直到她攀上了愉快高峰…… 
  一会儿后,潘沁风两手轻松抬起她雪白充满弹性的臀,将自己置於她的两腿 之间,坚挺则抵在湿润的小蜜穴口。
 
  「唔——」
 
  突然,心梅闷叫一声,只因为他用力一个挺身,将硕挺深深埋入她湿热紧窒 的体内!
 
  血液中的酒精让已经忍耐很久的他在她销魂的体内疯狂冲刺着。
 
  他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欢愉,令她娇弱的身子就像是经历着狂风暴雨般剧烈上 下晃动着。
 
  当他望着她娇吟喘息的撩人神情时,他竟然失去了控制,更加狂乱地加快身 躯挺进的速度,没多久,他的身体一阵强烈颤动,然后将他热烫而强力的种子全 都射入她的体内……
 
  随着他的释放,心梅也达到了另一次高潮……
 
  放下她的双腿,并且解开绑着她双手的衣带,他将无力瘫软在怀中的人儿紧 紧抱着,双双坐在树下休息。
 
  「你果然跟我想像中一样甜美!」他对着她轻语。
 
  「不要!」
 
  心梅趁这个机会想要逃离他,却被他一把用力抓住,他的火热气息喷拂在她 的脸上。
 
  「想逃到哪里啊?」
 
  「你已经满足了还不够吗?放开我!让我走!」她死命的挣扎,他却越抓越 紧,几乎弄痛了她。
 
  「精神还这么好啊!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他冰冷的黑眸再次燃起欲望的 火焰。
 
  「不要!」
 
  她花容失色的挣紮着,他光是松开她的胴体,挪身到她背后,接着快速按着 她的背使她弯下身来。
 
  一下子重心不稳,心梅只好伸出手扶着树干以为支撑。
 
  「不要……」
 
  呵呵!这姿势可好了呢!潘沁风笑道:「你最好乖乖听话,你这样大声叫喊, 不怕引来一堆人吗?」
 
  「你……」可恶!
 
  看到她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性感又撩人,潘沁风握住她纤细的柳腰,一挺 身就霸道的刺了进去。
 
  「啊……」她拚命摇头,却阻止不了自己被佔有的命运。
 
  他慢慢挺腰冲刺,将肿胀的坚挺深深往她体内送,一路到底,直到男性分身 贴上她丰润柔软的白臀。
 
  心梅白皙的双手无力的抓住树干,她低着头喘息,随着他抽动的速度秀眉慢 慢紧蹙,最后她乾脆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娇吟。
 
  潘沁风先是缓缓深入浅出,待感觉到她的小穴越来紧缩,抽动的速度才开始 加快。
 
  心梅随着他一次次的抽动摇摆身子,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啊……不……啊……」她低声吟叫。
 
  动人心弦的吟哦声令潘沁风更为兴奋,冲刺动作也更为卖力。
 
  没多久,心梅已经被高潮席卷,但他没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继续搂着她的小 蛮腰快速的抽送着,猛力撞击向她小穴的最深处,让她的娇呼一声高过一声,不 断刺激着他的欲望。
 
  「啊……不……不要……」
 
  「我想要在你体内……」
 
  「不可以!不可以!」她惊慌失措的摇摇头。
 
  潘沁风已经到达欲望的最高峰,哪受得起她这样死命的挣扎,他粗暴的抱住 她,不理会她的抗议,一阵猛烈抽送后,他彻底在她体内释放,整个人这才感到 虚脱般,抱住她不断的喘息……
 
  「你……」
 
  他才刚想开口,头上就是一阵疼,下一瞬黑暗便笼罩他……
 
  被昏过去的他重重压在身上的心梅吐出一口气,她连忙丢掉手中的石头,同 时眼泪滚落双颊。
 
  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她噙着泪水速速穿好已然破碎的衣服,一颗心纷乱 不已。
 
  瞄了瞄身边被她打昏的男人,她羞赧的看见他的身上有着鲜红的血,那是她 纯真的象徵,也代表她已经被……
 
  天啊!心梅转身跌跌撞撞的从后门逃离。
 
  多么希望这一切不曾发生,只是一场噩梦,但全身的疼痛却提醒了她,方才 发生的事并不是梦,是真实的,也是可怕的……
 
                第三章
 
  晴朗的好天气,潘沁风一个人坐在茶楼二楼喝着上等的茶;此时整个二楼都 被他包了下来,只有一个家僮在旁伺候着。
 
  静静注视着街上的人来人往,潘沁风的目光总期待可以见到心中一直想见的 身影。
 
  她是谁?叫什么名字?为何她会出现在府中?
 
  还是……那只是他作的一场梦?
 
  他恨自己那天为何要喝得那么醉,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问她,最重要的是, 在他们一夜缠绵之后,她竟然消失了!
 
  她不见了,像是泡沫一般消失在空气中,一切宛如一场春梦……
 
  他轻轻啜了一口上等的茶,心中想着那绝对不是一场梦,只不过,府中上上 下下他都派人找过了,却始终没有她的消息。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生平头一次,他相信世间有一见锺情。
 
  自从第一眼见到她,他就被她深深吸引,尤其是她那水莹莹、雾濛濛的眸子, 对他那样一瞄,竟令他平静的心湖一下子泛起惊涛骇浪。
 
  他闭上眼睛,深深的把她想起。印象中,她像个精緻玲珑的白玉娃娃,那弯 弯的眉、那像扇子搧动的睫毛是多么的惹人爱怜,还有那小小的红唇…… 
  该死的!就算要翻了整片土地,他也要将她给找出来,找到她之后绝对不再 让她离开他身边!
 
  就在此时,街上一抹纤细的娇小人儿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感到自己的一颗心 怦怦狂跳,是如此的紧张。
 
  是她吗?会是她吗?
 
  而在另一方面,心梅打扫完家中、把杂事都做完了后,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以 偷闲,所以她乘机出来走走。
 
  来到如意茶苑,她最喜欢这间的铁观音以及桂花莲子糕,每个月都会找一天 允许自己奢侈一下。
 
  「姑娘,请进、请进!」
 
  一进门,只见店小二熟悉的脸,一见到她便露出大大的笑容,「柳姑娘,还 是老样子、老位置吗?」
 
  「是的,麻烦您了。」
 
  「没问题!」店小二一转身,才想起她喜欢坐的二楼雅座已经被人整个包下 了,他只好抱歉的对她笑道:「柳姑娘,很抱歉……」
 
  「姑娘,楼上还有位子,请跟我来。」
 
  闻声,店小二和心梅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孩。
 
  店小二开口道:「咦?你们家少爷不是……」
 
  「上面有位子,你去忙,我来带就行了。」小僮仆边说边偷塞一锭银子给店 小二,并且低头吩咐他别上去打扰。
 
  店小二意会,於是慇勤的对心梅说道:「柳姑娘上面请!我替您准备茶点去!」 
  「姑娘,请。」小僮仆对心梅说。
 
  尽管觉得有些奇怪,心梅仍然跟着他上楼,只见二楼并没有人,她於是往靠 窗的角落走去,坐了下来。
 
  这个位子可以让她好好欣赏窗外的景物,别人却无法轻易看见她,再加上有 面屏风,这里俨然是一个隐密的小天地。
 
  她一手轻托下巴,沉迷的看着窗外的一切,微风吹拂着发丝,她的神情是那 么的专注、忘我。
 
  大大的眼睛蒙上薄雾,很显然的,她的思绪正游离在- 个不可知的境界,一 个属於她一个人的世界。
 
  她的专注让她没有注意到有个高大的身影,而那双黝黑有神的黑眸正一瞬也 不瞬的看着她。
 
  潘沁风静静注视着她,心中一阵强烈的激荡。
 
  这样一个像小白花般娟秀可人的小女人,尽管两人已经见过两次面,却是从 未正式说过话呢!
 
  还有,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这时,店小二送上心梅爱吃的糕点,迅速放下后又体贴的快速退下。
 
  呵呵!这个小女人可真是夸张,竟然可以一个人出神到旁若无人的境界。 
  潘沁风在心中暗自苦笑。
 
  他可是头一次被女人忽略得如此彻底呢!
 
  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可以跟她耗,反正他也很喜欢看她,一辈子都不会厌 烦呢!
 
  终於,心梅回过神,当她看见还有其他人在旁边时,一下子愣住了。
 
  「你……」
 
  潘沁风没有开口,只是缓缓勾起一抹令人心跳、脸儿红的微笑,心梅注意到 他有小笑窝。
 
  一个男人竟然有小笑窝,更不可思议的是,那根本无损他的俊美,相反的, 还添了一股可爱的孩子气。
 
  他没有说话,她则是吓到说不出话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开口,声音低柔而充满关怀:他可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 这样过。
 
  「东西都凉了……」
 
  「这是你的位置吗?对不起!我马上走!」她急急打断他的话,连忙起身想 走,但他比她更快一步的挡在她面前。
 
  「姑娘请留步,我还有话想请教姑娘。」
 
  他哪是请教,简直是一副要质问犯人的模样。望着他,心梅心惊胆颤着。 
  他坐了下来,「怎么?是不是那一夜我喝醉酒,吓坏了你,所以你生我的气, 不愿意和我坐在一起?」
 
  心梅心一震,一抬头,迎上的是他炯炯有神的黑眸,而那眸中带着若有似无 的挑战光芒。
 
  他想说什么?心梅很害怕。不行!她要冷静,不可以慌。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想完全否认。
 
  「坐吧!」他命令。
 
  她别无选择,只能轻叹一口气,坐了下来。
 
  就在她想着要用什么藉口逃离时,他的目光始终锁在她脸上。
 
  「你也该跟我说你的名字吧!」
 
  「我……我想不需要……」她小声回答。
 
  他双眼一眯,「我总该知道跟我睡了一个晚上的女人叫什么名字吧!」 
  她似被电到一样的瞪着他,然后二话不说就想走人,他却似猎豹一样冲过来 一把捉住她。
 
  「想逃?呵呵!被我说中了吧!」
 
  「你放开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挣紮着,但他抓得好紧、好紧,仿 佛这辈子都不让她离开似的。
 
  「不知道?」他神情一冷,「好!也许我该好好提醒你!」话才说完,他将 她整个人狠狠搂进怀中,然后狠狠的吻住她。
 
  不……她用力的推开他,下意识的甩了他一记耳光。
 
  瞬间,空气中充满令人胆寒的森冷气息,心梅颤抖着看着他。
 
  他的表情狂怒,好可怕!
 
  她一个转身,想再次逃离时,他粗暴的一把将她捉回来。
 
  「啊!好痛!你放开我,不然我要大声叫了……我……」
 
  「住口!」他低吼一声。
 
  被他这么一吼,心梅压根儿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也忘了要挣扎,更忘 了要逃。
 
  「从没有女人敢打我,你是第一个!」他的口吻俨然如一个狂傲的霸主,而 她是个大逆不道的小丫鬟。
 
  「谁说的?我上次就打……」发现自己说漏了口,她连忙闭上嘴,可惜已经 来不及了。
 
  潘沁风冷冷的瞪着眼前脆弱、娇小的女人,丝毫不放松的紧盯着她。
 
  见状,心梅恨不得自己可以像泡沫一样消失,躲他躲得远远的。
 
  「你这算是承认上次也对我做过同样的事啰?」原来他头上的那个包是她的 傑作。
 
  「我……我……才没有……」
 
  「你说谎。」他的声音冷得像冰,「就算当时我喝醉了,但我相信,如果有 人打我,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她的脸色一阵惨白,天气不是很冷,她却感到自己全身冒汗。
 
  「又或许……」他的目光透出另一抹令人不安的光芒。
 
  心梅害怕极了他即将说出的话会很可怕。
 
  果然——
 
  「你已经受到惩罚了,对吧?」
 
  「不!才没有!你放开我!放开我……」
 
  如果她没有挣扎、没有反驳,也许潘沁风会相信,但她这样强烈的反驳,让 他明白,一个月前发生的事并不是一场春梦。
 
  绝对不是!
 
  他的目光落在她红嫩娇艳的樱桃小口上,心头不由自主一阵荡漾。
 
  记忆中那销魂的喘息、以及她在他身下香汗淋漓的模样……一种强烈的佔有 欲再次霸佔住他的心头。
 
  不放她走!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她走的。
 
  「你再这样我要大叫了……」
 
  「叫啊!这样子我就可以跟大家说那天晚上你是如何趁我喝醉酒时偷走我的 东西。」
 
  「你别胡说!我哪有偷你的东西,你一整晚都缠着我,我哪有办法去偷东西?」 
  话一说完,心梅就发现自己又错了。
 
  可恶的他!俊美的脸庞竟然缓缓勾起一抹笑,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一样。 
  「原来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并没猜错。」他一字一句都像冰 冷的水,浸透了她不安的心房。
 
  可恶!她中计了!
 
  她等於亲口承认那晚她是和他在一起的,这下子她无法再逃避,也无法再否 认那一晚并不存在了。
 
  「那只是一场恶梦……」
 
  「你说什么?」他脸色一沉,又是一声狂吼。
 
  「我说那只是一场……」
 
  她的话没来得及说完,他已经粗暴的吻住她的嘴。
 
  不!不可以……
 
  这一次任凭她如何的挣扎,也阻止不了他,她连什么都没搞清楚,就被他吻 住了。
 
  这个吻再次唤醒了在她体内、在她记忆深处想要遗忘、也应该遗忘的情火, 他的吻是如此的霸道以及充满佔有,让她用尽全力也推拒不了他的侵佔以及掠夺。 
  终究是抵抗不了他刻意的挑逗及侵略,心梅不由自主的回应着他的吻。 
  潘沁风本以为她会再次激烈的抗拒,谁知她竟然回应着他,令他开心不已。 
  啊!太甜美的滋味了,她含羞带怯的吻,可以将一个男人的心挑逗得轻飘飘 的。
 
  粗暴狂烈的吻渐渐转为温柔,甚至似涓涓细流一样的吸吮着她口中的甜蜜, 嗅闻着属於她的馨香。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呼吸浓重的喷拂在她的脸上,令心梅一阵意乱情迷,她的心乱了,她的 思绪也乱了,所有的一切都乱了。
 
  「我叫柳心梅……」
 
  「心梅?没错,你就像长在我心中的一朵小白梅,让我只消看一眼就再也忘 不了,就深深的迷恋……上一次我为了你自我身边消失而痛苦不已,这一次我要 清醒,完完全全清醒的留住你!」
 
  心梅微微睁开眼,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迷惘,她凝视着他,黑眸之中的浓浓 情意令她迷惑。
 
  他的眼珠子多黑啊!深邃又明亮,而且他也不是个丑八怪,相反的,他俊美 无俦的相貌足以让天下女子为之倾心、心跳脸儿红的。
 
  如果不是他的手臂紧紧箍住她的腰的话,相信此时她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突然,街上传来一阵小贩的吆喝声,打断了她的意乱情迷。
 
  天啊!她在做什么……不行……
 
  「放开我!这里可是大马路边,会有人看到的!」她死命的想推开他,他却 动也没动。
 
  「我要你!」
 
  「什么?!」她愣住了。
 
  「我说我要你!」他再说一次。
 
  「你发什么神经?!要是被人发现,我怎么做人?」她花容失色的说。 
  他利用男人的力量将她逼到桌子边,让她后无退路,而他的身子不断贴近她, 几乎要贴在她身上了。
 
  「不!」感受到自他身上传来的火热,她虚弱的说,白皙的双手抵在他的胸 膛。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难道还想嫁人吗?」
 
  「不论我怎么想……都不关你的事……」她几乎要窒息了,他给她的压迫力 是如此的强大。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他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你以为我会让你嫁给别 人吗?」
 
  「你……」
 
  「休想!」
 
  他突然将她抱起,走进原先的雅房,然后顺手将门上锁。
 
  「你想做什么?」她惊恐的看着他。
 
  「我要唤醒你、点燃你,让你死了心。」
 
  「死心?!」她不懂他的言下之意,但他眼底闪烁的光芒令她惊慌失措。 
  「听好!这辈子你只能让一个男人吻你、碰你、摸你,那个人就是我!」 
  他霸道的说。
 
  「哼!你休想!」她啐了一声。
 
  他挑了挑眉,「呵呵!看来你并不认同啰?」
 
  「对!我不认同,一辈子也不会认同,你休想如此自以为是!」
 
  他冷笑,「我自以为是?好!那就让我们看看谁才是大骗子。」
 
  「啊……」
 
  他突然施力一拉,她再次落入他怀中,他用手圈住她,逼她和他对视。 
  在他乌黑的眼瞳中,心梅看见了自己的脸,她的表情是不安、紧张和慌乱的。 
  他低下头,他的唇落在她白嫩的颈项,还用牙齿轻齧,令她心跳加速,全身 血液沸腾。
 
  「不要……」她喘着气,伸手抓住他的肩想推开他,他却似乎另有企图,是 一种令她想逃到天涯海角的不良企图。
 
  「你不会……想在这里……」
 
  他坏坏一笑。「我潘沁风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在哪做就在哪做,谁也不 
  能阻止我!」
 
  她狠狠的倒抽一口气,「你这个目无王法的登徒子、淫贼!」
 
  「随便你骂,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定你了,而且就在这里!」他专制的说, 显示出他是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
 
  「不!放开我!你……」
 
  「住口!女人!」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听她说「不要、住手」什么的,他 只想要她,就是现在,此时此刻。
 
  他不理会她的抗议,强扯掉她身上的衣服,露出白皙无瑕的肌肤。
 
  他目光贪婪的看着眼前的雪白身躯,感觉全身窜过一阵前所未有的狂热。 
  从他懂事开始,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计其数,却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引起他深层 的渴求,那些都只是纯肉体上的发泄。
 
  这个柳心梅却不一样,她让他产生了征服、佔有的渴望,他不但要爱她的人, 他更要她的心。
 
  红色的小肚兜包裹着完美的酥胸,柔嫩的肌肤、修长无瑕的玉腿、纤细似柳 的小蛮腰……简直是专门为了勾引男人而生的。
 
  心梅知道自己该有所反抗,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移动,她不敢相信一个男人 全身上下可以散发出如此邪魅的轻佻,特别是那双深邃黝黑的眼眸,是如此大剌 剌的锁住她,令她的心不听从指挥的狂跳,令她彷彿变成了另一个人。
 
  恍惚之间,他已经一把捉住她纤细的肩,霸道的吻上她的香颈。
 
  「不要……求求你……」
 
  「真的不要吗?」他轻声问道,听在她耳中却成了刺耳的威胁。
 
  就在她无可奈何时,她听见他说——
 
  「我要你帮我!」
 
  她的脸色一阵错愕,「帮你……」
 
  她羞怯不安的模样真是可爱,不过,唤醒她体内的情欲可是他征服她的第一 步。
 
  「如果你不想,就乖乖听我的话,否则一旦我大叫,就会有人跑上来,到时 候……」
 
  「我知道了!反正只是一具躯体罢了……不过,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 你只能得到我的身体而已!」她说得很认真、很严肃,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对他来说,她这模样真是可爱极了呢!
 
  「好吧!那我就先好好调教、调教你的身体,当了我的女人后,你就知道该 如何取悦我了。」
 
  她才想抗议说不会再有下一次时,他的唇已经落下,是深深的舌吻,他像个 贪婪的小孩一样吸取着她口中的甜蜜。
 
  心梅本以为只要将自己当成一个没有感觉的人就可以了,但他彷彿看穿了她 的心思,执意用尽一切高超技术来挑逗她。
 
  潘沁风火热的唇缓缓来到她的胸前,大手一把扯掉她身上仅存的肚兜,雪白 的浑圆立刻毫无掩饰的在他面前散发出诱人吸引力。
 
  「不……」
 
  心梅拚命摇着头,双颊涨得通红,胸前的丰满随着身体的颤抖而晃动着,顶 端的小凸起更是散发着迷人的桃红色泽,像极了两朵红莓点缀在白盈的雪球上。 
  潘沁风不但用舌头吸舔那可爱的小点,还用牙齿反覆的齧咬着。
 
  盛欲之下的胸部是最最敏感的,哪里承受得住他口手并用的挑逗,舒服的快 感令心梅不由自主逸出阵阵娇喘。
 
  天啊!不可以……她怎么可以发出这么羞人的声音?
 
  於是,她紧咬住下唇,强迫自己不可以发出羞人的呻吟。
 
  面对她的抗拒,他坏坏的咬了一下她凸起的小乳尖。
 
  「啊!」她痛叫一声。
 
  「想叫就大声叫,千万别忍。」他笑着说。
 
  「不……啊……」
 
  渐渐的,她开始轻声喘息,这似乎减轻了体内的苦闷;渐渐地,她开始控制 不住自己……
 
  潘沁风用着不大不小的力量揉捏着她的乳房,双掌来回游移在双峰之间,红 嫩的小乳尖因为他的舔弄、刺激而充血凸起,其上更是沾染了他的唾液…… 
  「啊……嗯……」全身彷彿失去了力量,她承受着他的爱抚。
 
  他没有放过她任何一寸迷人的肌肤,诱惑的说道:「这样子很舒服对吧?」 
  「不……」她伸手想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她不可以任由他如此羞辱,他却 霸道的捉住她的手。
 
  「省省吧!你这些花拳绣腿对我来说只会更加刺激,不会有其他作用的。」 
  话一说完,他便把她抱到桌子上,强迫她打开双腿,然后站在她的两腿之间。 
  「你……你要做什么……」她瞪大眼睛看着他。
 
  他邪魅一笑,沉声说:「我想吃了你!」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